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散文 > 正文

那些父爱如山的日子

发布日期:2013-07-05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很少写父亲,总觉得对父亲的感情难以用几行文字表述,所以一直搁置。算算和父亲上次相聚已经间隔了十个月,当重重的行囊塞到行李架时才觉得是真的要走远了,背井离乡开始一个人的生活。临别时一直没看懂上车前父亲眼里寄托是希望还是担忧,尽管嘴角还是平日祥和的笑容,简单重复着注意安全,常给家打电话之类的话,但不说话时喉咙却在颤动,我不敢看他的眼睛,生怕自己忍不住大哭起来,于是转身上了车,模糊的视线里和父母的距离被渐渐拉长,车已经驶出很远,但他们仍在站台用力挥着手,慢慢聚焦成一个点终于消失在转弯处看不见了...后来和母亲的通话中才得知那次送别,父亲转身后即是几行纵横的泪水。突然发觉从18岁上大学起我就忽视了父亲的一贯的“寡言少语”,现在看来那可能是父亲不愿意表露的脆弱吧。

伴随呱呱坠地、蹒跚学步,完成学业,再到工作,这个带给我生命的父亲,对他最初的记忆也是从我小小的手牵着父亲的食指摇摇晃晃的前行开始的,恍然间我也已经度过了人生的第23个年头,儿时小小的手掌已经演变为成人的大手,再不用牵着父亲的手掌握平衡,但那依靠却转移到了心里,成了一种习惯。少年时的光辉总是热烈而执着的,总以为父亲高大的身躯可以永远为我遮挡严寒酷暑,总以为父亲宽阔的肩膀足以承担起家庭的一切,也总以为父亲口述出的历史史诗一直都会那么耐人寻味,那些总以为从来觉得不曾更变,只是那个年纪是不懂得时间会让记忆褪色的道理。再读父亲是在初中,在学习朱自清的《背影》时还背诵过两段,回想内容还是条理清晰,而之后在班里却涌动了一场“父亲热”,因为很多同学作文内容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也是犹如“我的父亲”、“我爱我的爸爸”这些题目,似乎那个年代父亲的身影也浓缩成了多数80后童年的一个集体回忆,伟岸且深刻...

二月的尾巴,携着回首,夹着企盼。又是一年的春风时节,这也是我来单位经历的第一个春天,出门走走,公路两旁已经被新鲜的绿色填充,刚露出头的冬麦也使平原显得生机盎然,告别了寒冬,春日复苏的景致也让心情变的开阔起来。迎面的春风里开始夹杂着几分温暖,但这报春的问候却并不温顺。不经意间瞥见窗外三三两两的孩子在空地上放风筝,这让我想起很多年前,一样的时节,我和父亲也同样牵着线奔跑在足球场上放风筝的画面。父亲总会提前买好两个线轱辘,合二为一以使线更长让风筝飞得更高远,他仔细的缠绕,将线头处接牢实,用打火机把多余的线头炼化,然后再仔细缠绕使它看起来美观匀称,即便这个简单的工作也会占用他下班后大部分休息的时间,持续两三个小时的动作,父亲看起来确是乐此不疲。人的大脑说来很奇特,对于发生过的事它更乐意筛选出美好的部分,然后再不断地浮出记忆巩固凝炼,提醒我们朝前看,更乐观的生活。可能因为这个缘故,印象里那时候周末的天空总是蓝的那么透彻,欢欢喜喜的心情再拽着风筝,骑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后座上,恍然会有一种飞的感觉,于是记忆就定格在湛蓝的天空下,青色的球场上,还有体格健壮的父亲,和那支牵着线已飞的老远的风筝里...

偶然的机会和工作的同事闲谈,期间谈起他们的小孩时,对当时一个同事的话记忆犹新,他说:“我可能尽责去做一个好站长,但是远远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突然对所处的环境感同身受,虽然还不是为人父母,但多少理解了自己的父亲也可能常常在衡量这种家庭所分担的责任的重量,这是一个父亲给我的启示;想起一个朋友,因为他父亲在外地工作的原因,很少回家,一年见一面也常有发生,即便回家也不会停留过多时间,他的母亲也因为父亲不能兼顾家庭,不得不向做出在家待岗来照料他的决定,一年下来一家人能相聚的机会少之又少,但这却让团聚的日子显得弥足珍贵,所以那些时光他都能清楚地记得,因为不完美而让我们愈加珍惜眼前的一切,这是一个同龄人给我的感受。等到自己参加工作,才发现在朔黄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家”原本是个让人温暖的字眼,但对于一线的员工,在诠释家庭概念时这个字多少会有些不完整,由此突然对他们产生了一丝敬意。

成长的蜕变有疼痛亦有收获,一个人在沿人生轨迹行走的同时,也不要忘记怀揣一份对父母的感激之情,因为在泛黄的岁月里,回望成长走过的足迹时,一直陪伴在我们身边的也只有他们的身影。流逝的时光里,我们也会在某一天发现那个曾经身材高大的父亲脊梁已经渐渐弓下,耳鬓间也滋生出了斑白的发髻,也曾因为学业上的懒惰而严厉指责我们的父亲,如今在电话里却越来越沉默了...感慨时间的蹉跎,抓不住,躲不掉,只是在父亲眼里我还是那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丫头,只是我明白身上多了一份对家的牵挂和责任。

童年的风筝已经飘远,但那根线却始终在父亲和母亲的手中牢牢攥着,相遥望,祈安福。祝愿天下父母都能健康长寿,儿贤子孝,幸福安康!(张欣)

文章录入:张欣      责任编辑:张欣
相关阅读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