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散文 > 正文

采茶

发布日期:2013-11-19 来源:《铁道建设》报
分享到:

■散文/○郑红梅

从小生在茶乡。每到春天,漫山遍野都是碧绿的茶树,茶树中间兰花密布。故乡的兰花茶,便是由我们这些女人们采制的。

吃过早饭,就背着竹篮去山上摘茶了。我的故乡,永远都是静谧的。水,静静地流淌,鱼在水中,也是悄无声息地游着的。茶山,是空旷的,美丽的。茶树高低不一,只得蹲在那,或者带个小木凳坐着,双手在茶树上翻飞,“悉悉啐啐”。有风微微吹过,一阵兰花的幽香,使人昏昏欲睡。很多次,我就是这样睡着了,母亲的一声断喝,让我一下子惊醒过来,羞愧地听着母亲的责备。如果不远处有邻家婶子在摘茶,总会为我辩护:读书的伢子心累呀!

要是兰芳在,就热闹了。她会唱很多名歌,还有庐剧,她的嗓音清亮、圆润,她若唱歌,一片山都是笑脸。可惜,我们不是常在一起。因为山太大,各家的茶山又都分布很散,于是在山上摘茶时,总想着要是集体采茶就好了。那时候,实在不喜欢和母亲在一起,不但挨骂,还沉闷。她总是想着家中的生计,绷着脸。母亲的采茶速度太快,是村里的“快手”,这还让我很羞愧,采的茶总不如她的多。

傍晚时就开始炒茶了。母亲将火烧得大大的,手抓茶叶在滚烫的锅里,用竹丝扎的炒把将茶叶上下翻动,之后用生的炭火将杀过青的茶叶放在竹烘斗里烘。就这样一边炒,一边烘,两边照应。等到将茶炒、烘好,已经是深夜了,于是赶紧洗漱睡下,因为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母亲叫起出去卖茶了。

如今,周末,我总会泡一杯茶,任它香飘四溢,可以想念故乡,可以回首茶的往事。只是,兰芳,你在哪里呢?你是不是又准备采茶了?
 

文章录入:luhui      责任编辑:郑红梅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