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散文 > 正文

又见“吊兰”

发布日期:2014-03-10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春节休假,又见“吊兰”。只见它枝叶繁盛,累累赘赘,一副不堪重负之态。

吊兰,是一盆妻用仙人掌嫁接的花卉。说它枝叶繁盛,其实它既无枝亦无叶,我本人从未伺弄过花草,对于花草经可谓一窍不通。凭主观臆断,我觉得这嫁接的吊兰,当属仙人掌类。它的叶片是叶片接着叶片成串地长出,象仙人掌上冒出的小掌一样。令人称奇的是,就是这片片相连的叶片,在每年的冬春两季,会连着孕育两次花期。

每年初冬时节,吊兰开始孕育花蕾。只见叶片梢端冒出微小的一点粉红(有重粉和轻粉两个品种),然后渐渐变大,最后长成似朝天椒般大小的花蕾。进入腊月就有花朵绽放,春节前后正是它怒放的高潮。一串串椭圆形的叶片,沿盆覆盖成一个圆形的绿伞,在绿如伞帘的顶端,形成一周粉红的、玲珑的、形似吊钟般的花蕾和花朵。绽放时,两层翻卷的花瓣和一副女子睫毛般长长的花蕊,妩媚娇柔,争奇斗艳。让人赞叹的同时,也令人称奇。没有叶,没有枝,神奇的不可思议。而且数不清的叶片梢端,花蕾一个不落,只是绽开的时间早晚罢了。

2012年的春节,我好不容易在家中度过。那年的春节正是吊兰的育龄期,它花枝招展,婀娜张扬,在节日的气氛里尽显风流,给节日带来几多的欢愉和温馨,也给我留下美好的印象。

奇怪的是,两年春节不见,这株多产的吊兰,已风韵不在。听妻说,由于花土肥沃,吊兰的枝蔓越发繁茂,独独的仙人掌已支撑不起它厚重的叶片,她已在叶片下用铁丝支起花托,才没有使它倒下。只是每个花期的花朵越来越少,今年它干脆实行计划生育,眼看春节将至,而它根本没有孕育的意思。我说,可能是养的时间太久,懒了呗,不行就休了它吧。妻回说,养了这么多年,怪可惜的。春节老乡上门拜年,我嫌吊兰偌大的身躯在客厅里碍事,就将它移进阳台。

节后的一天,我在读一篇“为企业减减负如何”的言论文章,不禁联想起阳台上那盆叶片肥硕,绿如伞盖的吊兰。于是,我找出妻用来裁裁剪剪的那把大剪刀,对妻说,我要为你的吊兰减减负了。妻惊问,你要干嘛。我告诉她,就是给吊兰打打叶。于是,我趁妻在厨房忙碌的时机,按照疏密有致的标准,认认真真地修剪起来。有的叶片被我从主干,也就是紧靠仙人掌的顶部取下,有的则沿着盆边修去超长的垂片,不一会儿,翡翠般的叶片被我剪去一塑料袋,妻见此心疼的不得了。拿下花托,看着卸下负担,一身清爽的吊兰,心里为它轻松了许多。

奇迹出现了。几天后,去阳台晾衣服,蓦然发现,吊兰的叶片上竟长出点点的粉红,大的婉如高梁米粒,妻见我大惊小怪,也过来称奇。站在花旁,我忽然想到,生命都是同理,放下那些负担,是多么可贵啊。人之所以活得太累,只是难以放下太多的重荷和不舍。(叶子)

文章录入:韩波      责任编辑: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