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散文 > 正文

我的春天之少年

那花,那蝶,那梦
发布日期:2014-03-24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竹屋,木桌,幽兰,古卷。

一本纸张发黄的老书静静地躺在木桌上,书的封面盘曲着一条金黄色的巨龙,龙爪腾空,龙口大张,龙眼微睁。它的口中似乎在发出一种古老的低啸,并从口中吐出“古龙”二字,又继而啸出五个小楷:“《流星·蝴蝶·剑》。”微风和着幽兰的清香轻轻地撩开了封面,只见书的第一页写道:“流星的光芒虽短促,但天上还有什么星能比它更灿烂,更辉煌? 当流星出现的时候,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也夺不去它的光芒;蝴蝶的生命是脆弱的甚至比鲜艳的花还脆弱,可是它永远是活在春天里。它美丽,它自由,它飞翔。它的生命虽短促却芬芳。”

题记

我就在这间竹屋里做着一个这样的梦。

竹屋,木叶,鸟语,花香。

是春天,我斜倚床头,两眼微睁,侧耳聆听着窗外阳光的零碎下,温柔的风与木叶的叮咛。就在一切都变得恍惚而迷离的时候,几片木叶上下地轻曳着,我感到我的心被什么轻扣了一下,猛然惊醒,翻身起床,走到了屋外。

风吹木叶,阳光洒地。

河水安静地流着,清凉而又温柔,轻轻地忽开忽谢着一朵朵清亮的水花。就在这陡然剩下的寂寥里,河水于是轻轻地腾起,幻作雪柔的浪,湿津津地舔着天空,舔着岸。

我走进林子,穿过树阴,朝小山坡上走去。林子里,温柔的阳光轻吻着木叶,木叶似乎承载不住这许多的温柔,于是轻轻一颤,这许多的温柔便从叶缝间摔向林间的草地,摔得满地都是,清爽之余又给人一种暖。

走出林子,上了小山坡,我瞬间怔住。整个小山坡都开满了樱花,纯白,粉红。柔柔的花瓣落满的小山坡,也落满了我的肩。我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清朗地一笑,笑容弥漫在纯白淡雅的花香里;樱花的花瓣如落雪般地轻轻飞扬,在空中弥散,最后落在我的瞳仁里,幻成晶莹的魂。我轻缓地呼吸着,干净而温柔的风中蕴着木叶的清香和一种从远山传来的芬芳,然后我就看到了那只蝶。

那是一只怎样的蝶啊!淡蓝而微透明的躯体隐泛着淡蓝的光晕,似一抹淡蓝的渲染,又似一缕淡蓝的水雾一样的梦;她的躯体很脆很柔,仿佛轻轻一捏就会破碎,碎落你的心,不觉之中便有一种怜惜;她的翅膀忽开忽合着,仿佛比风的流动更轻更柔,阳光在樱花花瓣上静静地流淌,在那柔脆的双翅上静静地流淌,流淌着温柔,流淌着恬静,流着,流着,便流入了我的心田;只觉那双翅轻微地振动,就像一宵轻梦软软地压在我的心头,轻适而娴静;那整只蝴蝶也仿佛春风里桃花的悄然绽放,惊落了花瓣上的冰雪碎粒;纷纷的冰雪颗粒碎落,碎落在我的心里,有的瞬间即逝,仿佛一抹无涯的梦,有的却经久不化......

温柔的蝴蝶,温柔的清风。林中平和而宁静,充满了樱花的淡香。一切都是那样的柔,连脚踏在樱花花瓣上的声音都是温柔的。

就在这风和日煦的日子里,山峰静静地伫立着,微风轻轻地拂着,淡淡的云袅袅地飘着。只见那蝶轻轻地一滑,从花瓣上一摇一曳地向地面飘去,仿佛幽寂的冬夜里温柔的雪花在宁静的湖面悄然飘落,轻扣着我的心弦。刹时,我不再走动,静静地站着,静没于一汪宁静的春水,满脑子只有那飞在春天里的蝴蝶。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淡蓝的梦中那淡蓝的蝶从淡蓝的春天飞入了我淡蓝的心,飞出了淡蓝的春天,淡蓝的梦。

于是我也成了一只蝶,一只最圣洁,最脆弱,却又永远飞在春天里的蝶。无论,雨冷,风寒......

文章录入:黄云燕      责任编辑:薛彦明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