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散文 > 正文

不说再见

发布日期:2014-05-26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窗外天始终阴沉着,蝉叫得很压抑,雨还没有下。

这样的早上,无法久睡,却也不愿起身。看着窗外的天空,是灰旧的颜色,心中还残留着昨日相聚的悠悠和浅浅的轻痛。好久好久,那些地方都不曾去过了,我甚至会记错了路,那些走过无数,却也不敢重温的路。

朋友说的没有错,归家以来,我触碰了好多写满我故事的地方,每一处,就如昨天打水漂的石子,在看似平静的水面,溅起一朵朵的不安,还有一朵朵的感叹。石子飞的好远好远,我期待它能飞出水面,可是它总是在一段未完待续省略号后下沉,永远的沉在了心灵的河床,在那里掩埋、积淀……

那些熟悉的街道,曾经有多少熟悉的人来来往往,我甚至还清晰的记得,会期待谁从哪个路口出来,制造一场相遇,一次次的并肩而行,一次次的侃侃而谈,于是一个人变成了或三或五。冬日里黑暗的早上与你结伴而行,夕阳落下之时留下参差的身影。那株繁茂的水竹,谱写着清新脱俗的曲调;那粒光润的卵石,刻录了伤痛的故事;那颗圆圆的黄杏,蕴含着浅浅的酸涩;那本尘封的旧籍,留存了温馨的故事。围在铁箱旁你说我笑,在只有月亮的夜里你歌我唱。桌洞里还有私藏的小说,脑海里还镌刻着你的随笔。写在橡皮上的字,早已模糊不清;你送的古币,长满了斑斑的锈迹。我淌过一个个的水洼,走过一段段的雪路,身边的你,从熟悉到陌生,从陌生到熟悉,是你却也不再是你,我晓得我曾叫你朋友兄弟,我也私下里以为你是死党知己,当你的面孔换了又换,走了又走,我才在一段停滞的日子里,于记忆的深处清数那一串长长而泛黄的名字,那一声幽幽而伤婉的叹息——我才知道,我失去了你。

怀旧,有时是一个鲜明的主题,它总是会不经意的渗透到你的内心,带着灰色的快乐和紫色的忧郁,往往只是窗外的一丝风,却无意间将封存已久的回忆勾起,于是我们又开始了叹息。

尽管我们的生命还很年轻,然而岁月的流逝,却总会将一些快乐和苦痛留下。回忆是灰色的,它的到来往往就像一场无声的默片电影,仿佛在向我们诉说着那个只属于那个灰色年代的灰色故事,灰色的流年,还有灰色的我们……

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走,我也知道你还会来;我知道,你已不再是你,我也知道我也不再是我。我这方偏执而怪癖的舞台,留不下太多的你,但却因为你而精彩;我那首蹩脚而拗口的歌,没有多少的听众,却因为你而成调!我总是欣赏别人的主角故事,但是朋友却告诉我,我自己的主角故事也时时上演,每当我不小心触碰到了内心的弦,一个关于过去的曲调就会在那时响起,我才知道,原来我从来都没有忘记。你就是我的主角,你就是过去曲调的音符……

时间就这样流走了,如行云流水一般,它给我带来了你,也必将要带你而去。也许是我做的不好,无法将你留下;更也许是时光的风尘,掩藏我们曾经的美好。记得我给朋友的文章里这样写道:“那些云淡风轻的单纯,早已在时间的记忆里渐行渐远;那些天涯海角的执着,已然在现实的隧道里零零落落。岁月的风口处,飘散了曾经的承诺;光阴的故事里,遗失了过往的期许……”,原来这些我原本就明白,那些都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过去了。

你,走的悄无声息,就在你嘴角上尚甜美的微笑上,就在你眼神中还盈动的调皮里,就在我还来不及察觉的时候,就悄悄的离我而去。但我没有怪你,对于可爱的你我只有感谢,感谢你带来和带走的一切。

我知道有一种告别是不说再见的,多少年后,匆乱人群中,当你优雅的走入我的视线,或许你再也认不出岁月流逝过的我,我想我不会再打扰你,但请允许我浅浅的注视你,于心间深深地问候:好久不见,我亲爱的你,你还好吗?

岁月的行囊里,我装满了过往的故事,那份珍视,我一直留存,未曾舍弃;寂寞的长巷中,我触碰着斑驳的回忆,于黑白交错的线条间,重温那一段段过往的旋律。然而,我却不会回头,温存的华光下,我只将身影悄悄地留在了时间的巷道里……

是的,有一种告别不说再见,只有祝福!

文章录入:王琳      责任编辑:王琳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