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小说 > 正文

无法拨出的号码

发布日期:2013-05-28 来源:《铁道建设》报
分享到:

■小说/○春晓

起床后站在盥洗池边刷牙,望着镜子里惺忪的自己,不禁为昨晚发生的事哑然失笑。

从“铁”字头的单位退休后,没休息几天就觉得无聊,便到小区附近一个集贸批发市场应聘当起了编外工商管理员。那天,虽说还是凌晨四点时分,但市场内已经车来车往、人机喧嚣。又一辆装满菜蔬的农用车驶进A号门,突然遇到一辆批发山东大葱的马车要调头,不得不来了个急刹车。刺耳的刹车声惊得我跑出了值班室,没看到有人被撞、被轧,却见地下躺着两个衣不蔽体的女人,显然是刚从车上滚下来的。也许是因为过度劳累了,两人掉在了地上四仰八叉竟然还在熟睡中。

就在人们惊奇、惊叹甚至不知所措之际,赶马车的伙计和车老板跑了过来,一个挡住围过来的人群,一个就要对雪白的胴体实施非礼。我被眼前的一幕所激愤,怒不可遏地冲上前去阻挡他们的龌龊行为,那五大三粗的伙计却从脚踝处拔出一把锋利的尖刀指向我:“哟喝,你敢坏我老板的好事?快滚一边去,否则我就废了你丫的!”

看到旁边的人两眼喷火却又胆怯止步,再看看地上那两个已经醒来却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女人,我的热血直往头上涌,感觉头发都竖了起来,大喝道:“老子在铁路上干的是打眼放炮的活,再硬再臭的石头都见过,还怕你不成!”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扼住了那只挥动着刀子的手腕,尖刀随即“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接着一个扫荡腿,又把那个光着膀子只穿条内裤的老板踢翻在地,眼见他的嘴角还流出了血。

那伙计见大势不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各位大爷,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农用烟袋锅敲打那老板:“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大庭广众之下也敢糟蹋良家妇女,忒大胆了,丢你祖宗八辈的人呀,还不快滚?”

见我拦着愤怒的人群让他们离开,那伙计边走边向我拱手:“要不是你出手,我逃不过牢狱之灾,老婆孩子也会在人前抬不起头。恩人哪,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你!”说着,还真在我的手心里划拉了几笔。等他走远了,我伸开手掌一看,只见上面写的是:$□¥◎§#○※*@

“扑哧”,我不禁为这个奇特的梦、也为这个无法拨打的号码窃笑起来,把刷牙的泡沫喷得满镜子都是。

文章录入:luhui      责任编辑:春晓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