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小说 > 正文

夏至舞娘(中)

发布日期:2013-12-06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三婶娘屋里的三宝是个跛子。那年,城子里的十几个伢崽凫在涟水里打水仗。哪晓得水性最好的旺生就潜到老桥的石墩旁,被漩涡卷了起来,只看到人影子打横里在水涡里挣扎。三宝想也没想,就一个猛子扎了过去。他抓到了旺生的手,但脚底下却踩不到水,使不出劲来。他只得松动了一个手指,抠旺生的掌心。旺生瞬间清醒了,他从嘴里吐出几个泡泡,松懈了身子,和三宝一起任由漩涡转。

老桥石墩旁的水草最是碧绿茂密,因了有水涡子的缘故,放排甩河滩的水运工,轻易都不到这旁边来打水草上岸炖熟了做猪食。

去年涟水放排,河滩里货船顿时拥挤起来,到城子里歇脚转货的水运工和东家也多起来。夜晚,伍阿公经营的两片旅店格外热闹,每年他都是要依靠了春夏之交这个放排时节,好生做些生意,以维持开销的。愣屠匠也过来帮忙,在厨房里把砧板剁得山响,做好了下酒的菜,和伍阿公一起端到铺面堂屋里的几张桌子上,招呼了客人用餐。

“再来两坛子米酒呢,付现。”伍阿公穿梭在酒桌间,偶尔站到铺面口,喊上这么一声。

屋里开了酒铺的三婶娘微微笑了,打发三宝提了两坛子用草绳兜了的米酒,紧巴巴的送了过来。

三宝,这是酒钱。兜好了,先回转去交给你娘,再来听客人说古。伍阿公早早捏了几个银角子,送到三宝的手里。三宝乐陶陶的再来到伍阿公的铺面时,是和旺生一起的。两个人倚在门角边,听歇脚的客人讲城子里不曾见过的奇闻怪事。你们这里老桥下有水鬼的事也是确凿的,上年和我们一起放排的老曹说他亲眼得见了,要不是那天他舍得心来放下,任凭身子顺着漩涡打转,一定捡不回来这条命。今年放排再喊他,说是涟水的货路,他就硬生不肯来了。

“客官,当真只要放松了身子顺着打漂漂就不会沉下去么?”旺生壮起胆子,向前跨了一步,大声问。

“旺生,你个莽撞的宝崽,大人讲话你莫打横,好生听着就是。”伍阿公扯了旺生的衣袖,后退回到门角边。

“当然是当真的,那老曹和我们一起放排三十年光景了,就没有听他打过诳语。”歇脚的客人瞥了门角边的三个人,清楚的说。

旺生就拿了手指抠三宝的手掌心,轻声说:“三宝,那你要记得了,万一我们以后要遇到漩涡,就打这个手势提醒对方要顺着水打漂漂。”

三宝点头,也拿了手指在旺生掌心里抠了抠,说:“记得了。”

少年郎自是不信邪性些的。三宝拽着旺生打漂漂,漩涡的水势逐渐慢下来,突然,仿佛水底下有巨大的手掌托了他们一把一样,两个人窜出了漩涡。三宝的脚碰到了桥墩上,疼得他嗷的一声大喊后,就任由惊魂未定的旺生和几个凫在河里的少年郎扯上了岸。

“脚踝骨碎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好了,也是要影响到走路,会很明显的打跛。”城子里镇公所医院的毛医师摇着头,惋惜的对三婶娘说。三婶娘身子就往地下搓,被赶过来的愣屠匠一把扶住了,喊:“三婶娘,你莫急。我把旺生带来了,你先处置了这个惹祸的崽再说。”

“添乱。”毛医师重重的哼了一声,说:“还是赶紧把人扶到那边椅子上坐下才好。”

愣屠匠慌忙的就搀扶了三婶娘在椅子上坐下,又看着面色凝重的毛医师,放低了嗓门,说:“都是街坊邻舍的,也都晓得我愣屠匠的脾性,今天是我屋里旺生闯了祸,是打是罚任凭三婶娘处置。”掉转了头,又喝:“你个莽撞崽,还不滚进来。”

旺生满眼的惊慌,踏进门来。“还不跪下?”“担不起,担不起,”三婶娘直摆手,挡住了旺生,说:“都是些少年郎不晓得那漩涡子的厉害,也全怪不得旺生。能把一条命捡回来,已经万幸了。只是我屋里三宝,也是这个劫数,躲不过。屠匠,你就莫要再责备旺生了吧。”

愣屠匠猛捶了自己脑壳一拳,说:“三婶娘——,毛医师,今天我请你做个见证,若三婶娘不嫌弃,我屋里旺生也就是她屋里半个崽,以后屋里的重活蛮活只管喊了旺生去做就是。”

“我看愣屠匠这句话在理。”毛医师在城子里说话十分有份量,走过来,看着愣屠匠,又看看三婶娘和旺生,说:“三宝救人一命,又添了个兄弟,定有后福。”

几个人说着话,拐去病房。三宝见到旺生,两个少年郎顿时有说不完的话,渐渐把刚才大人们之间沉重的话题和担忧冲淡了些。

城子里的街坊是从三宝的嘴里首先晓得宣爷屋里来的那两个女人的名字的。那天,三宝到愣屠匠摊子上买精肉,正看到宣爷屋里新来的那户人家的雇工提了两斤精肉回转,围拢来的街坊就向愣屠匠打听消息,七言八嘴的,说着说着就有些不堪起来。三宝硬把铜钱塞到了愣屠匠的皮围裙里,忍不住轻声说了:“他们自己讲是大户人家落了难来城子里暂时落脚一阵子的。年长的名号凰娘,年轻的名号舞娘。我们莫要菲薄人家吧。”留下一圈子惊愕,走了。

三宝去私塾,路过宣爷的屋子。这天,他被屋子里的人喊住了。“喂,那个少年郎,你先停一下,我家主人有事相请。”三宝愣了,有些紧张,脚就越发的跛起来,跟着雇工进了屋子。

屋子里两个女人端坐着,望着他。三宝只和她们对视了一眼,那个年长些的眼神让他浑身拘谨,他就望向正站起来的年轻些的女人,她穿着一件浅紫色的云纱外罩,一条藏青色的长裙微摆,若隐若现的露出一双青色的绣花鞋来。她嘴角抿着笑,走到三宝身边,说:“你是齐家的三宝,名号家贤吧。我曾和你的舅父大人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才晓得有你们这个城子呢。”她说话的声音十分柔和,有一丝丝的胭脂气味飘过来,让十五岁的三宝呼吸加快急促起来,他抬起脸,在面前这个年轻些女人的注视下,答非所问的说:“街坊们都还不晓得你们的名号呢。”

“我是凰娘,她是舞娘。”年长些的女人也走了过来,抢先了说:“今天喊你来,就是想问你的看法,那个伍阿公的铺子会不会租赁了一半给我们住?你是个读书郎,也看到了的,这间屋子,我们住得紧巴了些。以前在省城住惯了宽敞,现在实在不适应。”

三宝看了凰娘一眼,又迅速移开了目光,看着舞娘,说:“我不晓得。伍阿公的铺子都是要留给放排的客官歇脚用的。”

“我们住不到那个时候了的,过了这个冬天,我们就还要转往省城去的。”舞娘笑吟吟的说。

“那你们就去和楚秀才说吧,请他做个中间人,怕是伍阿公会应承的。”三宝说完,停了一下,问:“我可以走了吗?晚了,私塾的朱夫子是要尺诫的了。”

“哦,好,那好。我们这就去寻楚秀才,也劳烦你先莫要对街坊们讲出我们的打算吧。”凰娘高了声音,一边示意雇工送了三宝出门,一边搂了舞娘的腰肢,回转屋里。

“也是奇了怪了,那斯斯文文的三宝,从哪里就晓得了城子里来的那户人家的名字呢?”秀才娘子手里不停打冥钱印子,一边就纳闷着问了。店铺门口没有人,屋子里楚秀才咕的吞下一口茶,搭腔:“总是要有人先晓得的。倒是你这个语气让人煽起一些猜测,不是妇道人家要循的章法。”

秀才娘子放下手里的榧子,眼神斜斜的横过来,说:“依了三婶娘屋里的家教,断不然会让三宝去陌生人家的。何况那户人家多少有些蹊跷,两个女人家不主不仆的身份总是让人生疑的多。”说着,秀才娘子转进屋来,给楚秀才续上茶,说:“听宣爷屋里长侄媳说,她那天去探望那户人家,也是多少感觉到一些蹊跷的。那大女人看小女人的眼神总是让人感觉怪怪的,但又说不出个名堂来。”

“现在也晓得了人家的名号,莫要张口大女人,闭口小女人的了。有辱斯文啊——”楚秀才蹙了眉头,咕的又吞下一口茶,说:“倒是那户人家打发了雇人送来帖子,说是有事相请,你倒是准不准人家登门拜访?端架势,也有些日子了。”

秀才娘子的眼神又斜斜的打横过来,沉吟了一会,说:“也不晓得他们要讲个什么事。不如,我们明天径直了去他们那边,一则街坊邻舍走动,一则也莫让他们误会了我们这几日忙乱,是在端架势呢。”

楚秀才嗓子眼里咕了一声,顺手拿起一本黄历翻起来。秀才娘子紧走了几步,和前来买扎纸和冥钱的客人闲散的说话,“是河对岸的秦爷殒了?那是个好人啊,一生都没有对哪个人说过一句重话。等下,城子里主事的蒲四过来收份子,我们秀才是一定要去个祭仗钱的。”“那我先替主人家谢过了。有楚秀才的祭仗,秦爷屋里的伤痛也会多添了一份安慰。”客人诚恳的答了,捧了扎纸和冥钱而去。

伍阿公匆忙从巷子口转过来,和秀才娘子打了招呼,进到屋子里,说:“楚秀才,有桩事还要相请你拿个主意。”

文章录入:luhui      责任编辑:李茂
相关阅读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