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史志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发布日期:2017-09-26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9月17日的清晨,我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天,有些阴沉沉的,好像打我记事起,每次坐火车都会下雨。秋天的风裹挟着雨丝掠过皮肤,已有了透彻的凉意,三岛由纪夫说的“薄荷般的雨丝”大抵如此。

母亲今天穿的还算鲜艳,青色碎花的连衣裙,瓷白色的高跟鞋,手里虚握着一柄伞,风有些吹乱她额前的发,眉头有些皱起,嘴微微抿着,我是多久没这么仔细的看过她了,说也奇怪,好像她一直是许多年前记忆里的样子,没什么变化,顶多是眼角添了一丝丝皱纹,这对爱美的她来说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站台上的人陆续多了起来,母亲反复念叨着注意身体,防寒保暖之类的话语,可眼神却仅在我身上短暂停留后便瞟向别处。我有些疑惑别处有什么吸引她的地方,可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除了嘈杂的人群什么都没有。这时我不禁想到,好像离别也不是像电视剧里一样凄凄惨惨戚戚。看了眼时间,列车也快到了,于是开口:“我就快走了,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问题就找姐姐帮忙,生病了就去医院,找个人陪你,别什么都不说,也一把年纪了,该撒娇还是可以撒娇的……”我尽量把话说得戏谑些,不想让离别时的气氛这么凝重,不知是不是一阵秋风吹过,我明显看到母亲的身体有一刹那的僵硬,而后她慢慢的背过身去,看了眼手机,又看了眼铁轨绵延的远方,依旧一句话没有说,就这样,空气在静止一分钟后,北上的列车缓缓进站。

我排队上车,放好行李,抬头看了眼时间,还有几分钟,我又走下车去跟她告别,她还是目光躲闪,我走近她,给她一个紧紧的拥抱。小时候母亲骑车送我上学,阳光晒过的衣服有股很好闻的味道,我一直说这是矿泉水的味道,每次这么说母亲都会笑的很开心,说我傻,矿泉水哪有味道,我执拗的坚持就是矿泉水的味道。刚刚的拥抱,我又闻到了这股味道,带着童年记忆的,有阳光和欢笑的矿泉水的味道。“我要走了”我说,“妈”我又轻轻唤了一声,像小时候一样,在外面饿了,回家大叫一声“妈”,磕着碰着了,哭喊着叫“妈”,考了好成绩,飞奔回家叫“妈”,这次我一个人走,把她一个人留在这个城市,我不舍得轻轻唤一声“妈”,良久,我松开了她,慢慢回到车上,隔着车窗挥手让她回去,这次,她没看别处,紧紧地盯着我,在我挥了很多遍手以后,她才点头,缓缓转身离去。

车开动了,速度越来越快,突然瞥到在出站口台阶处看到一个身影奋力向我的方向望着,霎那间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忽然间明白朱自清在《背影》里写的“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17日夜,我到了项目部,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想起母亲早上的神情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她不想让我看见她的眼泪,我拿起手机输入一大段话,却又觉得矫情,最终还是跟她说了句晚安,便湿润着眼角睡去。(王超)

文章录入:冯英      责任编辑: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