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史志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麦收情结

发布日期:2019-06-05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记得在修建石(家庄)武(汉)高铁时,在中原大地的庄稼地里,你看到最多的庄稼是麦子。它从中国北方漫向南方,从黑土地步入黄土地,从广袤的平原迈入起伏的丘陵,凡是有土地的地方,凡是有人烟的地方,总能见到麦子在风中摇曳的身影,争高直指、朴实无华,那是农民的杰作。很多时候,我把麦子当成了农民,这两个词似乎可以朴素地融为一体。

麦子的词典里只有两个字——成熟,它最懂得农民的目光。为了实现承诺,麦子目睹落叶飘零,经历飞雪之寒,沐浴春雨之润,倾听夏日滚过的第一声雷,走过了冰与火的历程。凭着永恒的信念,它在天地间不疾不徐地前行,不屈不折地生长,麦子的静谧与悠然是积蓄、是酝酿,填满了每一个葱绿的日子。

太阳越来越毒,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东南风从远方吹来,轻轻地抚摸着每一株麦子,每一寸土地。日益变黄的麦穗在麦茎上翩飞。我看见我的家、我的父老乡亲,以及整个村庄,都在这金色的光芒中颤抖,成熟的季节,窗内不断飘进它特有的气息。年少的我总喜欢站在窗前屏住呼吸,然后猛吸一口,即将收获的喜悦飘然而至心头。

为了迎接收获的喜悦,村庄开始了紧张的准备,这是一项令人兴奋的工程。父亲的磨镰声在深夜响起,一把把镰刀寒光四射,刀锋映着月光。一大早,父亲就拉着牛来到麦场,将牛套在轱辘两端的木轴上,“咕咕嘎嘎”一路吟唱,唱出一块平滑如镜的场地。母亲在家忙着清理麦堆,备齐盛梁的袋子。那段时间,乡村人碰面,声音都带着笑,布谷鸟在村子上空欢快地盘旋鸣叫。

麦子没有辜负农人的期望,一个晌午,田野就变成了一幅色彩浓郁的油画。蓝天,绿树,金色的麦田,一望无际,每一株挺拔的麦秆都骄傲地微笑着,甩出一个个硕大的穗头,密匝匝、紧绷绷,撒土不漏,立看一堵墙,平望一领席。好强的麦子把所有的智慧和力量都集中在了麦穗上。“开镰了!”父亲一声大喊,在穗头颤成美妙的波纹。

乡亲们戴上草帽、弯下腰,一心一意地收割,麦海无边,被汗水浸透的身子在白花花的阳光下显得执著而坚强。麦子一排排顺从地倒下,心甘情愿地倒在大地宽广的怀抱。小脚奶奶挎着竹篮拾起地上散落的麦穗,口里念叨着:“吃了不疼,撒了疼。”直到玉米抽出一排排嫩芽,祖母还睁着昏花的老眼,在土地里搜索。一枝麦穗在祖母的眼里就是麦捆,是麦垛,是生命。“五谷丰登,颗粒归仓”,只有辛劳的农民最懂得它的含义。

一块地割到头,父亲扬起麦杈将一捆捆麦子准确地抛在人力板车上,堆成一座山。然后,父亲拉着板车,我和几个兄弟跟在板车前后帮衬,见缝插针地挤进乡村土路上。一辆辆人力板车喘着粗气把麦子驮进麦场。人瘦了,车胖了,路窄了,麦场膨胀成一个大肚子孕妇。

刚刚打下的麦粒饱满丰润,抓一把放在嘴里嚼几下,甜津津、劲道道。经历了冬的洗礼春的抚摸,黄澄澄的麦粒积攒了太多的热情,舌尖一点,就能吹出一个肥肥的泡泡。晚上,哥哥和我守着麦堆,对着满天星斗比赛,看谁吹出的泡泡大。乡村孩子的游戏,总离不开土地和庄稼。许是气力不足,我总是吹不过哥哥,就耍赖把吹出的泡泡一个个抓破。一边抽着烟的父亲笑了,密密麻麻、沟沟壑壑的皱纹也藏不住平静的幸福与快乐。守着一堆金黄的麦子,守着一群活泼的儿女,这样的日子不是很充实吗?

三十多年了,为了祖国铁路建设,我和我的筑路兄弟们离开了各自的故乡,走南闯北,把青春和热血都洒在祖国的一片片土地。今天,当我离开喧嚣的城市,走进久违的故乡,久违的村庄,再次看到麦子的时候,自己骨子中的乡村情啊,依然在曾经养育自己的村庄停留。

哦,我的麦收情结,我的父老乡亲,我永远割不断的故乡情啊!

(中铁四局南京分公司 左新国)

文章录入:韩波      责任编辑: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