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史志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难忘的岁月 如火的诗情

发布日期:2019-08-10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记得在我入路工作的八十年代,当时朦胧诗代表人物北岛、顾城、舒婷、梁小斌、骆一禾、海子以及汪国真、席慕蓉的诗风靡校园,三毛、琼瑶的作品也不甘落后。这种诗风、爱情小说也不同程度地影响到了我们这些在新线铁路建设一线孜孜不倦追求文学梦的年轻人。

在我当时的铁四局五处有一群文学爱好者,如当年的徐峻峰、张厚新老师、李平、曹建国、蒋玉龙、邹高、刘兵生、程洪亮、徐智强、郑昶、程国防、董书明、田东祥等,虽然我们都同在一条大沙铁路线,但只要听说谁有一本朦胧诗选、汪国真或席慕容等的诗集,大家就会竞相传阅,甚至有的工友会把诗写在记工的黑板上,然后我们这帮诗友们会在工班的宿舍或文体活动室里或驻地外的荒山野岭上大声朗读、背诵。以至于到现在我还能背诵汪国真的《假如你不够快乐》,“假如你不够快乐/也不要把眉头深锁/人生本来短暂/为什么还要栽培苦涩/打开尘封的门窗/让阳光雨露洒遍每个角落/走向生命的原野/让风儿慰平前额/博大可以稀释忧愁/深色能够覆盖浅色”。

我们当时一起分到铁路工程队的近300名年轻人,大家干的都是筑路建桥的苦力活。短短的三、四年,我们其中有的工友不堪一线生活的艰苦而调回了老家的县城,有的则通过走关系调到段里坐上了办公室,有的则干起较为轻松的技术活,而我依然呆在工程队,除了每天工作的辛苦自不待言,业余时间大多放在文学创作上。这些,不但让我精神生活充实,同时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文友,还积累了一定的一线筑路生活经验。这为我以后的一些诗作在《人民日报》《中国铁路文学》《人民铁道报》《江西日报》等大的报刊发表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筑路生活源泉。试想,如果当初也选择一些工友的道路,如果没有多年在筑路一线最底层的生活体验和磨练,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激情四射的诗歌作品问世。那时,我们文友之间还将许多没有发表的作品拿出来供大家分享,让心灵敞开,我们在一起谈论着北岛、顾城、舒婷、海子、梁小斌、汪国真,共同感受诗歌给我们带来的激情和快乐,而常常忘记了一天重体力活带来的劳累和辛苦……

那时候,对于自己非常喜欢的诗,我会把它工工整整地摘抄在笔记本上,有一年回家,在一个旧书柜里发现自己摘抄的诗集,二十多年了,纸页虽然已经泛黄,历经几次搬迁,但完好无损。我的心一阵狂喜,看着那清秀而稚嫩的钢笔字,那密密麻麻的字里透露出对诗的热情。海子的“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汪国真的“河上没有桥还可以等待结冰,走过漫长的黑夜便是黎明”,席慕蓉的“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不会老去。”翻着已经发黄的纸张,看着多年前自己摘抄的诗歌,我的眼里不知不觉竟然有了泪花,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海子的诗透露着昂扬的生命力,给人以温暖的感受,他的诗孕含着超越非同寻常的美感;汪国真的诗积极向上、乐观;席慕蓉的散文诗你阅读她,同时也就是在阅读人们自己的年华,乡愁就是一支永远回旋着的曲调,无论你走多久、多远。

在那时,除了这几位诗人,相比琼瑶,我还是更喜欢三毛的作品,她的书《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稻草人手记》、《万水千山走遍》、《倾城》、《滚滚红尘》、《哭泣的骆驼》等等我都仔细认真的品读过。记得离工地不远的小镇上也有书摊,书贩们时常用架子车载满书籍,书摊上也大多都有我们最喜欢的诗人、作家的作品,有一次,我发现架子车上有一本久违的《西方爱情诗精选》,便激动起来,随手高举着书,向随行的文友高喊,“爱情诗,我的女神”!引起街上的行人都回头惊愕的看着我,一脸的傻气、稚嫩。三毛常说:“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我笑,便面如春花,它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时光如流水一般,纯真年代,那些难忘的岁月,那些如火般的诗情,那些虽然当时思想简单,但对人生有着更多思考、对美好生活充满向往和憧憬的文友们!美好的往事,就像一颗颗珍珠永远在我的记忆深处闪闪发亮。我的青葱岁月啊!姹紫嫣红看遍,怎奈似水流年!

(中铁四局南京分公司 左新国)

文章录入:韩波      责任编辑: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