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史志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我们是姐弟

发布日期:2020-01-13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2019年的最后一天,接到弟弟的电话,告诉我他的新房已经装修好,元旦乔迁之喜,让我抽空赶回老家一趟。我高兴并自豪的告诉他,没有问题,单位参建的商合杭铁路已开通,合肥到阜阳只需1个小时,拉近了家的距离。
坐上高铁,看向过往的风景,对于这个唯一的弟弟,我始终是愧疚的。与其说我是长姐,不如说他更像兄长,相差一岁的年龄,让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穿一样的衣服,剪一样的发型,甚至为了在一起哭闹着上同个班级,从幼儿园到小学至初中,我们互相讨厌对方却又默默关心着彼此。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高出我半头,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身后已经没有了他的踪迹,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成为家里的顶梁柱,成为母亲和我的骄傲。
    他从不肯轻易叫我一声姐,总是直呼其名,让我生气之余却又无可奈何,他总是喜欢多管闲事,不许我挑食,不许我懒觉,印象中最深的一件事是在初中时我与好朋友生气,自己一个人躲起来掉眼泪,被他撞见后不耐烦的嘲笑一场,第二天,好朋友的桌子上就被用粉笔画上了大大的乌龟,从此与我决裂。当我气恼的质问他,他却轻飘飘的吐出一句我乐意,现在想来,这是当时幼稚年少的他表达感情最直接的方式,成为我脑海深处最温暖的记忆;记得快到我18岁生日时,我总在有意无意的试探他,而他却毫无反应无动于衷,让我独自生闷气,却在生日当天神奇的掏出一百块钱“巨款”让我挥霍,给了我难忘的回忆。
后来的后来,他工作了有了女朋友,我工作了有了男朋友,平时的我们甚少联系,甚至连逢年过节也懒得问候,然而,每年的生日,连母亲有时都会忘记的日子,我总能收到他的一条短信,永远只有简单的四个字“生日快乐”,从无例外。在他的婚礼上,看到引以为豪的弟弟能收获自己的爱情,我在高兴之余,心底有过一丝淡淡的失落,这个陪伴我成长的男孩从今以后身边有了另一个女孩的陪伴,他将担负起一个家庭的责任,这个男孩真的长大了。2008年,当我准备和老公结婚,带老公回家“认门”,我听到他与老公碰杯喝酒时,唠叨着说姐夫,要多让着我姐之类的话。结婚当天,他把我从家背下楼,靠在他宽广的背,顺着楼梯他一步步坚定的走着,我静静的趴在这个默默为我为这个家遮风挡雨的男人背上,听着他时不时有一句没一句的叮嘱,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如今的如今,我们各自结婚生子,依然很少联系,因为在工程单位,长年在外的我,一年大致也就回家一两次,家中大事、小事全靠他照应,每年三十他总要在母亲开的小店里忙活一整夜,从未吃过一顿年夜饭。当我与母亲为此事争执,像他哭诉时,他淡淡的一句这么多年,习惯了,让我心底涌起阵阵苦涩和心疼。今年的生日,收到他的短信,只有简单的一句“姐,33了”,是呀,他也32了,我们逐渐长大,也会慢慢老去,我想他是知道的,我想他也知道我是知道的,我想我们都知道我们是姐弟!

文章录入:马易难      责任编辑: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