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史志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疫情之下,让爱继续

发布日期:2020-05-07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二零二零年二月,乍暖还寒。
      在中铁科技大楼门前,一辆采血车上——接过新版献血证的那一刻,我是激动的。
     依然清晰记得,第一次参加献血是在20年前。当母亲知道我要参与无偿献血时,着实被吓了一跳。母亲出生在20世纪40年代,受过高等教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始之也。”的传统文化对她影响至深。对母亲那个年代的人而言,参与献血是件令人排斥且认为会给身体带来不利影响的事情,何况坊间同时伴有某些缺少科学依据的负面流传。我告诉充满着不安与担忧的母亲,“适量献血并不会给身体带来危害。如果危害甚大,国家又怎会号召全民积极参与献血?关于谣传,那也只是个别现象并被无限放大所带来的不必要惶恐。人总不至于因噎废食吧!”母亲虽是个明事理的人,但依然担忧着。我继续耐心解释,“您的担忧可以理解,那是因为爱我。对于健康身体来说,献血只会有小小的短暂影响,不过很容易就能够恢复。而对于那些需要血液补充的重伤病来说,健康血液的输入可以提供有效救治,甚至能够挽回生命。另有一些特殊患者,在挽救他个人性命的同时,更有可能是拯救了其整个家庭。这样相比之下,个人的小小损伤真的不足以道。再说,如果我们每个人都不做出奉献,又哪里会有救人治病的血液来源?”母亲沉默了,母亲是善良的,她容易被这样事情所感动。我相信即使她一时不能清楚把握献血对身体的影响程度,但还是会放弃自己的原有想法。我依然继续,“其实,参与献血就是在做善事,并且是关乎生命的大善。自小您不是常常教导我要做个行善的人,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吗?现在,我不光需要去做,还应该得到您的全力支持,难道不是吗?”我柔声反问。母亲沉思了片刻,豁然开朗“是的,妈妈应该支持你,并且这几天还要把你的身体好好调理,让献出的血液尽快得到补充。”那年我20岁。
       确切的说,我的母亲是个赋有大爱的人,能够立刻调整并战胜她那个年代根深固蒂的献血偏见实属不易。母亲爱我,起初因为种种担心所以害怕我参与献血;母亲更加珍爱生命,当她清楚捐献血液可以成为拯救他人性命的关键时,母亲立刻放弃原有的忧虑并积极支持。
       我素来不以善小而不为。参与献血,捐献可再生的血液,挽回不可再生的生命,被我视为高尚的小事情。人间需要奉献需要爱,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在网络世界,我从不吝惜付出爱。每每朋友圈里出现诸如爱心筹、水滴筹、轻松筹等各类求助,我总会给予支持,即便素昧平生。我并不觉得一个人的小小举动,能为身处困境的人提供改变命运的决定性成效,却始终信奉积土成山,滴水成河,粒米成箩的力量不可小觑。未来,我依然会坚持做这样的小事情,因我早已如同我的母亲一般。
       关于我的孩子们。我有一双儿女,女儿今年15岁,儿子7岁。当7岁的儿子第一次看到我的献血证时,是在疫情期间。小家伙将献血证拿在手里翻来覆去仔细研究,并郑重其事的念着“献血光荣,无私奉献”。随后,他竟然骄傲的对着我说“妈妈,你是个光荣的人!”
       疫情之下,当看到单位号召员工参与无偿献血、支援武汉合力“战”疫的倡议时,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随后,找出两本过去的献血证分别给姐弟俩个一人一本,并借机对他们进行无偿献血知识普及。从回忆自己第一次献血经历,到祖国母亲为什么号召无偿献血、血液可以帮助哪些人,再到我们都应该积极参与献血,两个孩子听得无比认真。尤其是当我讲到那些因伤病急需输入血液的人,却因缺少血液将要失去生命的危情时,孩子们着急的眼睛湿润了……
       那天,我从单位献血回到家中,姐弟两个争先恐后围绕过来,急切地关心妈妈献血后有没有不舒服,并且查看抽血伤口(针孔),见我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两个孩子异常开心。姐姐主动捧来一杯温热的牛奶,弟弟拿起崭新的献血证在客厅里欢快的蹦跳,并且大声叫着“妈妈是个无尚光荣的人!我长大了也要像妈妈一样做个光荣的人!” 那小心翼翼拿着献血证的小小样子,如同对待刚刚到手期待已久的心爱玩具一样珍视。最后,爱不释手的他竟然拿着献血证在沙发上睡着了。让我再一次感悟,在孩子教育方面,言传远不如身教。尤其是看到姐弟两个快乐约定长大后要一起参与献血,并盼望着自己快快长大的那一幕时,我依稀看到了自己20岁那年的模样。如果说,爱是可以传承的,此刻,谁会说不是呢? 
        疫情之下,因为居家隔离,母亲不在我的身边。当我视频连线与母亲谈到血库告急并再次参与献血时,母亲叮嘱我要照顾好孩子并及时做好身体调养,紧接着在网络那端传又来母亲一声叹息“现在武汉疫情严重,祖国有难,我若不是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也跟着去献血了。”那一刻,我心头一热。母亲爱身边的人,爱生活,更爱伟大的祖国,她与祖国同龄,甚至连名字都取为“爱华”。母亲之于我,我之于一双儿女,我们血脉相通,休戚相关。母亲善良而宽厚的爱,我继承发扬并一直传递着,从姐姐和弟弟对“快快长大”的美好憧憬中,愈发感受到了这种大爱一直在无限延承。
文章录入:甘日强      责任编辑: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