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散文 > 正文

家有中考生

发布日期:2013-05-22 来源:《铁道建设》报
分享到:

■散文/○董世宁

我家有一个中考生。

从周一到周四的晚上,中考生放学回来,我已把饭菜伺候在餐桌上。中考生放下沉甸甸的书包,说声“好累啊,老师又拖堂了”,坐下吃晚餐。她心情好的时候会说:“妈妈,我要努力,考上本市的一流高中。”此时,我不能附和也不能泄气,要是我说我们向一流高中进军,她会反驳说:“上二流三流的高中就不是学生啦。”我只得小心翼翼地说:“尽力就行了,考上什么学校,我们就上什么学校。”有时她也聊聊班上的趣事,埋怨老师无情拖堂,挤压他们休息时间。吃饭最多二十分钟,洗澡大概占用半个小时。将近晚八点,中考生坚决地坐到书桌前,开始了晚上的漫漫长征。

凡是要考的科目都有作业。近两年本省中考试卷、模拟题五花八门,样样齐全。中考生的书桌上充充实实的。我泡杯荞麦茶放她书桌上,再退到客厅敲击文字,尽量不在家里走动,和中考生的爸爸说话也经常使用耳语。

中考生用定格的姿势俯就着。到十一点,我看中考生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我的心情立即烦躁起来,问还有多少没做完?快点写,早点睡觉。有时中考生会心平气和地回答说“快了,快了”,有时中考生像吃了枪药似地大吼:“你就知道睡、睡,还有这么多没有写完,怎么睡!”我立即喑哑,可我的睡意却袭来了。在我半睡半醒中,中考生大呼:“妈妈,签字!”我一看表快到凌晨了。

有一晚上,中考生竟然趴在书桌上酣然大睡。时间已到了十一点半,孩子确实也该睡了。我做个胆大包天的决定:执意要中考生躺到床上。然后在中考生没做完的作业上做个证明:孩子昨晚身体不适,没有完成作业,请老师谅解。我郑重地签上我的名字。做完之后我既不耳热也不心慌,反而觉得自己做了件很了不起的事。第二天中午,中考生一脸怒气地说,妈妈,昨晚为啥不叫醒我,老师说今天病好了,要把没做的补上。老天啊,今晚我不奋战到半夜才怪!

中考生最热切盼望的就是周五的到来。周五晚上放学,她把书包往房间一扔,意志坚决地不去动书包。吃完饭洗完澡,中考生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上,掌控遥控器,把电视的频道定在《天天向上》,她跟着屏幕里的情景哈哈大笑,一副与成堆作业、考试无关的快乐少女样子。九点半中考生要学习小提琴。练习小提琴已经有好几年了,中考生自己不愿舍弃这唯一的与中考无关的副业。每天中午,中考生都要把小提琴拉拉,仅仅几分钟而已。

周六周日,中考生说要好好补觉。她会一直睡到自然醒,一般都在十点钟左右。有时九点时,我探头朝中考生房间望去,看着中考生四仰八叉,香香甜甜大睡。虽然我很想喊她起床,潜意识中愿她多花点时间在学习上。但最终恻隐之心占据上风,不忍叫醒她。中午吃完饭,中考生要看一会儿推理性电视剧,她比较热衷于侦察与反侦察的片子。下午她要到市里上个补习班。她自己给自己报的班,她说“大家都补习,我一个人不补,是要落下的”。中考生还很明事理的。

周日晚上中考生又得拼命赶作业,又一个令我焦虑的晚上开始了。

三年之后,当我再记录“家有高考生”时,我最最希望的是:我不要再为家里考生的睡眠纠结焦虑,能拥有一颗幸福平常之心祝福孩子的每一次转身。

 

文章录入:luhui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