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杂文 > 正文

写给最可爱的人

发布日期:2013-09-15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我总是误解了“可爱”的意思,总觉得把让我们佩服、感动、敬重或是爱戴的人用“可爱”一词来表达太笼统,也太随意。你可以说一个小女孩可爱,可以说花朵可爱,甚至是晚霞,但我总不能把这个词语和那些严肃的事情、那些高尚的人联系在一起。所以我拒绝用“可爱”来写人。

但我的想法悄悄起了变化。

来到郑徐二部将近两个月,工程单位的性质让我有机会深入地接触和了解在工程一线奋斗的人们。虽然在综合办工作,我还是经常随工程部的同事到一线学习。记得是七月的一天,项目部需要为外协队伍人员登记照相,我和办公室另一位同事拿着相机和一块临时拼凑的红色底布来到工地给他们照相。那时正值三伏天,热得要命,水一泼出去好像就能化成气,人仿佛都要蒸发了。我俩苦巴巴地坐上去工地的皮卡,心想大中午热得要命,谁还会理我们,更不会有闲情逸致坐下来照相的。我们做好了完不成任务回去挨骂的准备,可结果却有点让我们意想不到。

到了工地,没有几个人,树荫下有个工棚,于是我们俩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才发现大家都在休息,有的工人兄弟已经睡下,有的在闲聊,有的在吃饭。大中午的,我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被赶出来,可又有任务在身,只好硬着头皮上去了。我悄悄和领工员说了一下情况,只见他大声和大家一说,大家便立刻都热情地凑了过来。一些帮我们扫场地、一些帮我们搬凳子、还有几个帮我们布置背景,三下五除二,一个简易的工地摄影棚就展现在我们面前。

“谁先上”,领工员说。可是等了半晌没有一点动静,总是你推我我推你,还一直往后缩。只听工人兄弟中一位上了年纪的说“俺结婚都没照相呢现在照啥照啊!”,旁边一个说“总之我不第一个!”,还有一位大叔说“都一把年纪了照了又不能变美!”大家哈哈大笑,叽叽喳喳一刻不停。这可难住了我们,于是乎我们苦口婆心地讲解做工作,和他们说拍照的用处,告诉他们不会很麻烦。过了一会儿领工员只好说“我先来”,便一屁股坐了上去。我们综合办的小徐同学照相很专业,咔咔两下就照好了。看见有人第一个吃了螃蟹,之后的进展就十分顺利,大家一个接一个上去照,很快便全部拍完了。照相结束,工人兄弟又热情地把我们叫进工棚里坐坐,递给我们水喝,和我们聊聊天、说说笑,谈谈他们手头的工作、远方的家庭和小小的心愿。

在整个过程中我都在观察这些兄弟,从他们的脸上我看的出他们有多么真诚喜悦,好像小孩子拿到了新的圣诞玩具,穿上了过年的新衣;多么认真,每个人都把脸擦了又擦,头发梳了又梳,把衣领整了又整,好像在对待一件严肃的事情。虽然每天很辛苦,但在这群人身上我没发现抱怨和失落,更多的是乐观、积极和努力,满满的正能量。

其实何止是这些工人兄弟——工程部测量组那些扛着仪器跋山涉水、翻山头、过草地,在炎炎类日下测量数据、准确填写的小伙子;现场组那没日没夜蹲守现场、为了一个节点数据和交底要求与施工队伍较真的部长、技术员;试验室认真把持质量关,收好料、出好灰、做好资料的我的亲爱的同事,还有安质部同志那一双双熬的通红的双眼、物资部同事为了货物的合格、价格的最优跑烂的一双双球鞋……

两年,郑徐线就将通车,在历史的长河中这只是弹指一瞬。若干年后不会有人记得他们,不会有人记得他们的笑脸,不会有人记得有这样一群辛勤劳作的人们为郑徐铁路洒下过热血和汗水,唯有那一个个桥墩和横跨其上的郑汴特大桥会像一座丰碑一样矗立在那里,诉说着过去的岁月和那时的人事。

经历了这些,看了这些,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我不停思索,他们在工地挥汗如雨抛洒青春热血的场景不断地在我脑海里浮现。什么是“可爱”,不是傻傻地卖萌,自恋地拍照,不仅仅是对孩子、对亲人的喜爱,不单单是对受尊敬、爱戴的人的仰视,而是一种大爱,是将自己的生命无私奉献在一方热土、一件事情上的专注、执着而换来的人生的价值和别人的尊重。从此,生命得以永恒。

写给最可爱的人——所有在一线的建设者们,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带给这个世界的一切,有物质的创造,更是精神的丰饶!

离开工地的时候我回眸凝望,工人兄弟已经穿戴整齐走上工地,机器的轰鸣声又一次响起,我从中听出了一段旋律……

文章录入:谢翔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