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杂文 > 正文

若得此生安稳 何求颠沛流离

发布日期:2013-12-02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任何的城市都有这样的一群人存在,无论房子贵得有多离谱,猪肉价格又涨了几番依然不为所动,即使苏丹红、三聚氰胺充斥在各种食物里也无法刺激他们的神经,他们寄生在城市里却又无所依赖,天为被、地为床这是最真实的写照。即使有着让人同情的不同经历,然而在属于他们的世界中依然有着妒忌、竞争、欺骗、甚至罪恶,这,就是乞丐。

每一个城市的角落里你都会看到乞丐,有老人、有小孩、有身残者亦有突遭劫难的不幸人,可如今,已经很少有人会相信他们说的、写的,甚至是面对身患绝症,四肢截肢的乞丐,大多数人也都轻然飘过,视而不见。这样的现象显然已经不是因为缺乏同情,大众缺失的更多的是一种信任。曾见过友人路过大街时瞄了一眼拽着他裤脚的小孩,淡定地叫他放开,然后回过头轻声对我说这是个小骗子,这样的一幕其实并不陌生。可每次遇见乞丐,我还是忍不住都会掏上点儿钱,以求心安,心里想着钱虽然不多,就算是骗子就让他骗吧,万一遇见真需要帮助一把的人,岂不是可以让他吃个包子,暂时解决眼前的生计。这样的好心有时候也会印证了我的想法。

一次和朋友坐在麦当劳里面聊天,迎面走过来一个年仿40多岁满身污渍,头发结块,让人感觉精神上有点问题的乞丐,他沿着前面一排的餐桌一路乞讨过来,显然他一无所获。当他慢慢靠近我们的时候,我拿出一元钱递给了他,他说了声谢谢,声音小得可怜。在他慢慢转身离开后,我继续和朋友聊天。直到我朋友碰碰我,我回头,他在我身后的方位,沿着客人离开后的桌面方向一桌一桌的用手抓着剩下的东西往嘴里塞。刹那间我忽然觉得我做的是对的,小小的一元于我就是一次乘公交车的钱,可对于他,则是一个缓解饥饿的包子。

当然这样的想法有时候也会经受不住考验。一日,我徘徊在周宁的街头,看到一对母子,母亲大冷天的裹着棉被躺在街上,儿子坐在旁边瑟瑟发抖,脚跟前写了一排字:“母亲病危,求各位好心人可怜可怜。”首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我禁不住望望裹在被子里已没有任何动静的母亲,掏出了10块钱扔在盆子里。此事过去还没几天,笔者就在另外的一个路口看到了同样的一幕,只不过,这次坐着瑟瑟发抖的人变成了母亲,儿子无声息的躺在棉被里。脚跟前的字已然变成“儿子病危,求各位好心人可怜可怜。”我当下哑然,忽然豁然开朗,一个人睡太久,也会疲倦。

面对这样的一个特殊群体的时候,大众对于他们的认识更趋于理性化,他们其间的确有天灾人祸所遗留下来的可怜人需要我们的帮助,可是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受控于人或者组织的乞讨专业户、年轻力壮却好吃懒做的懒汉等等,各种形态各种面貌。然而大众真的分得清楚,或者说真的可以一眼就将之分门别类吗?答案是否定的。正是由于这样的复杂性,导致了很多人直接将乞丐的经历划上了不信任的符号。甚至直接将城市的脏乱差和这些乞讨者们划上了等号。

这是一个不可以回避也不可能避免的话题,这也是在任何地方、时间和任何意识形态下都会出现的问题。在面临这样的一个特殊群体的时候,大众和城市的管理者们应该以怎样的心态和态度来对待这样的一群人,这是至关重要的。乞丐本是可怜人,只有在经济、政策、社会福利方面做得更好,才能从根本上缓解乞丐所面临的困境,也只有在法律和道德上给予约束和制约,才能打击那些表面上以乞丐的身份博取同情背地里却干着违法乱纪缺德事儿的不法之徒。

若得此生安稳,何求颠沛流离。今生尝尽苦难,但求来世光明。这不仅是笔者,也是每一个良知的人内心深处对乞丐们最真诚的希望,人本无贵贱,命自有悲欢,将来无论我身在何处,见到乞丐的时候,我依然会拿出一点钱给他,不求几十年后积多少阴德,但求为自己在人世间这段行程做到问心无愧。(大鱼)

文章录入:卢川      责任编辑:大鱼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