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史志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怀念父亲

发布日期:2014-03-31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转眼间,又到了清明节。远在大西北戈壁滩上的我,更加想念我的父亲。我最敬爱的父亲离开我们已三年多了,却常常走动在我的梦里,和善而沉默寡言 。每到想起他老人家,我都会禁不住泪流满面。假如眼泪能够构造通天的梯子,假如思念能够铺成上行的天路,我会不顾一切径直走入天国,再把您老人家带回我的身边。

父亲是一名老铁路工人。当年从部队退伍后就参加了铁路建设,从此与中铁四局、与新线建设结下了一辈子的情缘。从宝成、京广复线、鹰厦、焦枝、枝柳、成昆铁路到皖赣、沙大铁路的建设,碾转了大半个中国。不仅如此,我们三个姊妹也相继随了父亲的愿望,成为与他一样走南闯北的筑路人。从记事起,就是母亲一个人带着我们五姊妹生活。父亲对我们而言,是既陌生又严厉。每当父亲回家来,年幼的我总是好奇的依着门框远远地望着“这个外来的男人”。后来,父亲调到了基地工作,平日里话不多,总是出差或埋头做事,好似永远也闲不下来。当年只有七、八岁的我一开始还躲着他,渐渐地这个“外来的男人”也就成为我生活的依赖。我常常会一声不响趴在父亲那宽大后背上看着他做事,晚上一定要等父亲回来才肯睡觉。那个年代总是开会学习,晚上父亲开会年幼的我就倚靠在他的大腿上睡着;周末,父亲偶尔会外出钓鱼我也成了他身后形影不离的小尾巴。

记得有一次母亲干临时活贴补家用去了,我高烧不退,并已脱水昏迷。出差回来的父亲见状连夜开车飞奔着将我送往南昌医院,所幸救治及时,未落下毛病。后来听妈妈讲当时吓坏了,认识父亲这么久从来没见他开车那么快。父亲是名老司机,当时一定是急坏了。妈妈身体不好,记得上高中时,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赶火车去上学,都是父亲将早饭做好后再喊我起床。我的童年较三个姐姐幸运的多,虽然那时生活条件不太好,但却在父亲的关爱和姐姐庇护下幸福度过。而我的姐姐和唯一的弟弟却始终对父亲敬而远之。

还记得那年铁路上大招工,我的二姐本可以和其他同龄人一起参加工作,父亲却将名额让给了食堂阿姨的孩子,那是一个孤儿寡母的家庭,那家孩子的父亲在修建武汉长江大桥时因公牺牲了。只记得当时姐姐哭得稀里哗啦的让人揪心,只好极不情愿“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去了,家中最瘦弱的二姐这一去就是四年多时间,在那个广阔天地里吃尽了苦,直到1976年单位“补员”才参加铁路上班。弟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在我们南方那叫“宝贝崽”。可父亲对他的严厉管教却让我们姊妹“望而生畏”,每当与邻家孩子间发生矛盾,回来挨打的总是弟弟,一向懂事听话的的弟弟总是一声不吭,从不辩解。高中毕业那年弟弟生平第一次违背了父亲“顶职”的愿望,毅然参军入伍,后转业在地方工作,成为企业中层管理者。这也让想“子从父业”的父亲一直“耿耿于怀”,遗憾了一辈子。

1978年未满17岁的我也高中毕业参加了新线铁路建设工作,从皖赣到沙大铁路、襄樊枢纽建设二十多年,父亲却从未来单位看过我,哪怕是出差路过也未停下来,更别说是为我们“走后门”?那时候工程队干活是真累啊!记得那是86年的夏天,接到父亲来沙大铁路线出差的消息,欣喜若狂的我赶去接交通车。可父亲却连车都未下,只是站在车窗口嘱咐我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原来基地一名同事去世,为其孩子办理完“顶职”手续后,父亲不放心又亲自送到单位叮嘱该单位的领导、同事关照好这个失去爹妈的孩子。每次出差或逢年过节父亲都会绕道去看望当年一起修铁路牺牲的战友遗属和孩子,甚至把他们接到家里过年。从小对父亲的依赖和自私让我多年来曾经为此事一度埋怨他,埋怨他的无情、冷酷。难道邻家的孩子都比您的小女儿亲吗?父亲却说:比起那些孤儿寡母来你们多幸福啊!你们长大了还有爸妈,还有家回。

多年后的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并且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对父亲的身世有了些许了解,才渐渐对父亲有了一丝理解。

父亲八岁时就成了一名孤儿,靠着给人放牛活下来的父亲解放前夕就参加了解放军,退伍回来后就与具有同样生世的母亲组建了现在的家庭,并孕育了我们五个姊妹。父亲与母亲风风雨雨、相爱相伴度过了近60个春秋。1989年,母亲患上了严重帕金森病,为让远在异地的儿女们安心工作,是退休的老父亲一直陪伴、护理生病的母亲。2003年后母亲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为此,我们姊妹轮番在家照顾母亲,父亲总是说我还行,你们照顾好孩子,别耽误工作。无论是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家里的阳台上总是挂满了晾晒的衣物、被褥,家里也是收拾的干净整齐。2010年9月卧床多年的母亲终因各项功能衰竭去世。母亲去世时身上居然未长褥疮,这让医生们都觉得惊讶。母亲去世后,父亲和我念叨最多的就是你妈妈太不容易了,从小就没了爹妈,这些年为了养大你们几个姊妹,跟着我吃了太多的苦,现在生活好了,该享享福了,却又得了不治之症。母亲去世后两个多月,83岁的老父亲带着对母亲深深地牵挂也突然离世。我知道他老人家是想念妈妈了,放心不下九泉之下我的母亲。父亲生前把那博大、厚重的爱在悄无声息中静静地、默默地给了我们和母亲,给了那些新线铁路建设的遗孤们。父亲的离去,让我真正理解和感受了“生命”二字和“家“的意义。

“子欲孝而亲不在”。每次看到酷似父亲的身影,我都会禁不住潸然泪下。是啊,当我们都长大成人,当我们都已为人父、为人母的时候,当我们真正想到为父母尽尽孝心的时候,爸爸妈妈却已离我们远去。每当夜深人静时父亲的音容笑貌萦绕眼前,依然如昔,每每让我夜不能寐。我最敬爱的父亲您走了,却把思念和回忆留给了您的小女儿。天国里的爸爸妈妈您们好吗?女儿想念您们!

文章录入:吴素娥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