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宣教 > 典型宣传 > 正文

翟长青:高铁铺架立头功

发布日期:2011-07-22 来源:局企业文化部
分享到:

    进入新世纪后,我国大规模建设高速铁路,铁路交通事业实现里程碑意义的腾飞。在这次史无前例的铁路建设高潮中,中铁四局八分公司从第一条合宁高铁铺架施工开始,到2010年先后承担了合宁、 合武、 温福、武广、甬台温、沪宁、合蚌、宁杭、石武等高铁的铺架任务,占全国高铁建成通车里程的四分之一。为完成艰巨而光荣的高铁铺架任务,八分公司共投入5亿多元研发、购置了一批世界一流大吨位、具有核心技术的高铁铺架设备,使四局高铁铺架技术居全国领先水平、世界先进水平。为了确保高铁铺架设备的顺利运行,有一支技术精良的维修保养队伍在默默奉献。翟长青是这支队伍的杰出代表。
    翟长青,1961年3月6日生,山西省昔阳县人,中共党员,高级技师。1981年毕业于湖北襄樊技工学校,1982年至1984年在第一机械工业部襄阳轴承厂工作,1985年至2005年在铁四局襄樊牵引电机厂工作,2005年10月调入中铁四局八分公司。
    翟长青是我国第一台电传动轨道车安装调试负责人,在中国电传动轨道车的成功研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2003年,翟长青参与了我国第一台450T及900T箱梁运架桥机和CPG500无缝线路长轨条铺轨机组研制。2003年、2006年,先后分别获得中铁四局科技进步一等奖、特等奖;2007年,获得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科学技术一等奖、河南省科学技术成果奖;2008年,获得中国铁道学会科学技术奖;2009年,荣获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授予的“火车头”奖章;2010年,当选为全国劳动模范。
    新世纪我国高铁建设高潮掀起后,翟长青于2005年10月作为技术人才,由南车集团襄樊牵引电机厂调入中铁四局八分公司任机物部高级技师,负责多个国家进口、多种类型铁路铺架设备的管理和技术指导,确保这些机械设备的良好运转。高铁铺架是一项长距离移动、 前后方配合、多工种联动的机械化施工作业。翟长青参与研制的CPG500铺轨机,其中许多技术是在学习借鉴世界多国高铁技术基础上推陈出新的:电气控制采用了计算机、PLC可编程控制器先进成熟的技术,走行方向采用了CCD图像传感技术通过检测轨道中心线自动控制,轨枕间距采用了PLC通过旋转编码器自行设定、高精度控制。更难的是,可编程序控制器、计算机控制系统、变频调速器、伺服控制器等主要电器元件产品来自德国西门子、力士乐公司、日本三菱、欧姆龙公司、美国AB、沙奥公司、芬兰派芬公司、韩国三星公司,如果把这些设备的说明书和线路图摞起来,比三层楼还高。构造复杂的设备却只有一块小小的操作信号显示屏摆在你面前,而在显示屏的后面常常是成百上千条线路、接点、焊点的分合并串,任何一个点连接、对焊、绑扎因操作不当、电压不稳出现隔断、短路,都会使显示屏发出“NO”的闪烁,设备立即“罢工”。为了能够从一块块设备显示屏的反馈信号上“下海捞针”、迅速排查,准确地搞清故障原因,翟长青的书桌上堆积着各种各样的资料。一有时间,他就拿出那些英文说明书,一边翻阅英文字典,一边查阅网上资料,反复比对相关电控技术,仔细研究这些设备元器件的线路图,用线点排除法对它们进行“解剖”,有时竟忘了吃饭睡觉,这种坚持与不懈努力,炼就了他对各种设备故障排除“一针见血”的本领。2008年初,翟长青从武广高铁铺架基地完成电力布控方案回合肥途中,接到宜万铺架工地JQ160型架桥机运梁车牵引电机损坏的电话:机组维修人员拆开后发现电机转子线圈都被甩出来了,现场已停工。坐在长途车上的翟长青立即判断故障原因是超速引起的:宜万铺架地处18‰的长大坡道,而必须限速的运梁车下坡控制滑行速度时,因车上无速度显示屏使操作人员无法掌握实际速度,很容易超速损毁电机。他立即下车直奔武汉电子市场,反复咨询和实验,用编码器接近开关和数字式速度表相组合的办法安装在运梁车上,就能彻底解决速度显示和控制问题。于是,翟长青购置了一套仪器直奔宜昌。通过现场安装调试,既显示即时速度又有超速声光报警,效果非常好,这一技术已在全公司所有运梁车上推广应用。
    作为我国高铁铺架施工的主力军,中铁四局八分公司除承担合宁、 合武、 温福、武广、甬台温、沪宁、合蚌、宁杭、石武高铁铺架任务外,还承担了西宝、张集、洛湛、宜万、汉宜、锡乌、集包、巴新铁路,杭州铁路东站,南京铁路枢纽沪汉蓉通道,旧堡隧道,以及安哥拉、委内瑞拉等国家的工程建设任务。各种铺架设备分散在各地,翟长青深感自己就是三头六臂、日夜奔忙也顾不过来。而且,铺架在高铁建设工序中处站前工程的尾端和站后工程的前位,常常因前期施工滞后和后期四电工程交叉作业干扰的“前后夹击”,造成按小时倒排工期、人休机不停的抢工局面,使设备出现故障的概率大大提高。铁路铺架还需要租用大量的机车、平板车连续循环作业,如果设备故障误工一天,不仅给已经很紧的工期带来更大压力,而且会造成上万、甚至几十万的直接经济损失,增加成本费用。为此,翟长青把每个工地的设备维修人员组织起来,用师带徒的办法,通过学习型团队和技术共享,建立起铺架设备的守护“舰队”。每到一个工地处理设备故障时,他都把现场设备的维修人员带在身边,不仅手把手地告诉他们查找故障的方法、分析出现问题的原因、提出维修解决的方案,而且从设备的工作原理、功能要旨的内涵理念上让他们懂得为什么用这样的查找方法、还可以用什么样的方法,毫无保留地授之以渔。翟长青领着这支舰队,以“宁愿自己千辛万苦,不让设备多停一分”的目标,针对铺架现场容易出现的问题,大胆进行技术革新。在JQ160架桥机运梁车上安装编码器接近开关和数字式速度表,控制运梁速度;在长轨列尾部加装光电感应装置,防止CPG500铺轨机的车载龙门吊失控;用36伏低电压控制500米长钢轨的起吊启动电流,提高龙门群吊的稳定;改进进口K922焊轨机的接线,加装指示灯避免短路;在架桥机等设备上广泛采用新型工业控制装置——可编程控制器(PLC),控制各类设备的生产过程。
作为一名现代产业工人,翟长青不仅从说明书的不同文字、设备进口的不同国家里感受到经济全球化的冲击波,而且在与外国厂家的技术接触、和中国专家的研制创新中感受到国际市场化的竞争潮,更由此感到了自己产业工人头上顶着“现代”二字的分量。他对自己维修团队的徒弟们说:我们的岗位虽然平凡,但我们的眼光必须高远;我们学技术,争的不仅仅是中国高铁建设的时间和速度,还有中国在世界高铁建设中的地位和品牌。凭着这一思维,翟长青在维修保养中针对进口原件价格高、供货期长、修复难度大的特点,对设备中的元件敢于替代、优化和改进,取得较好的使用效果和经济效益。2006年,合宁高铁焊轨施工时GAAS80焊机出现故障,翟长青赶到现场,通过传感器信号不稳定的检测,判定问题出在主机集成电路主板上。是自己立即拆机检查,还是请国外维修人员?翻译说:请国外维修人员来换主板,时间至少一个月。翟长青指导现场技术人员拆开主板,仔细测量出主板中的一个电阻实际阻值忽大忽小与色环不符,马上购买安装,故障随即排除。2008年,合武高铁铺架因发现古文物实施保护措施拖延了时间,工期紧逼,焊轨紧张的节骨眼上一台移动焊轨机上的卡特彼勒发电机出现故障,翟长青现场检查,判定旋转整流模块损坏,立即与外商厂家联系。可厂家不仅要价高,还说没现货,等重新制作再运到工地,至少半个月。这对公司来说,几百万的直接经济损失不说,耽误的工期更无法弥补,翟长青二话不说,根据工作原理和经验比对后,果断采用国产三相整流桥、双向击穿二极管、压敏电阻组合进行产品替代,使发电设备及时恢复正常使用。进口的K922焊轨机的接地,原来是由电源负极经PLC接地端子接地,若电源正极不慎搭错,就会在很短时间内把整个控制柜的线槽盒烧损,严重危害设备的正常运行,甚至损坏设备。翟长青大胆优化改进为负极经过电流继电器接地,同时加装指示灯显示是否出现短路故障,PLC接地端子单独接地,避免了短路现象的再度发生。近年来,翟长青先后负责宜万、汉宜、武广、南京南站、石武等铁路铺架基地,及合宁、铜九、黔桂铁路焊轨生产线用电方案的编制和实施,同时指导了设备的安装和调试,在机械修理、技术革新、合理化建议方面为企业节约直接成本百余万元。
    翟长青全身心扑在工作上,经常工作到废寝忘食。2008年的大年三十,他从武广高铁工地确定铺架基地用电方案后,在回合肥的途中,接到合武工地来电话说焊轨基地中频正火设备出现故障,通过电话如临其境指导现场维修的翟长青一心沉浸在他的设备王国,全然不知百年不遇的罕见大雪在车窗外降临。直到现场维修人员找到故障原因、手机没电的时候,翟长青才感到了饥寒交迫,一想才记起自己已20个小时没有吃喝。回神侧望,窗外风雪凛冽,车内寂静漆黑。他紧紧腰带,心又飞到了工地,想到工人们放弃与家人团圆加班加点抢工期却因设备故障干不成,心中十分焦虑,得知现场故障已排除才松了口气。
    翟长青以“善于学习、引领团队、开拓创新、不怕吃苦”的精神,刻苦学习钻研,掌握技术性能,创建学习型团队,实施技术创新,带领一线管理人员和操作工人及时解决各种难题,在高铁铺架工地确保了世界一流设备的“一流”运转,为我国高铁建设的快速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文稿整理:向小国)


 

文章录入:路辉      责任编辑:路辉
相关阅读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