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纪实文学 > 正文

渐行渐远的那些苦事

发布日期:2013-05-29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文/魏开世

经历的事,经过岁月的精挑细选,无足轻重的,都渐渐淡忘了。而留在记忆深处的,是那些曾给自己留下很多麻烦带来不少痛苦的事儿。这些事儿不但让人忘不了,反而会在不断的回忆体验中感悟出新的滋味来。

天下着大雨,让人睁不开眼。在雨中,一群小伙子正在艰难地将工具和材料从公路上往半山腰的铁路桥上运送。上坡的路非常湿滑,可把小伙子们害惨了。其中一个小伙子扛的乙炔罐眼看就要到桥头了,可脚下一滑,摔了一跤,罐子滚回了山脚下的出发点。没办法,只得下山再来扛一回。好不容易把东西扛到位,而雨仍然没有停的意思。小伙子们不能再等了,因为明天上午线路及附属设施将全部验交。这是最后一座桥,如今天不完工,将影响明天的验交。没办法,只能冒雨干了,身上虽然穿了雨衣,可雨太大,雨水加汗水,早把衣服全打湿了。因为穿上雨衣碍事,后来大家索性把雨衣全脱了。在雨中进行电焊作业,受雨水影响,手臂因轻度导电麻得厉害,最多焊10分钟手就抬不起来了,于是大家就轮流焊。雨一直到中午没停,小伙子们也没停,一直干到中午。临近吃中饭了,剩余的工作量已经不多,小伙子们一致同意,先不吃午饭,继续干活。反正全身湿透,什么时候干完什么时候回去换衣服、吃中饭。大家一直干到下午三点,整座桥才全部完工,收拾好工具,下山。

这就是我刚参加工作时经历的一件比较痛苦的事,那个扛了两次乙炔罐的人就是我。

稻草

提起稻草,城里人比较陌生,但在南方的农村,没有人不熟悉且喜欢它。我来自农村,自然也熟悉它。后来经历的一件事,让我对稻草更是偏爱有加。那是2001年,我们在江西新余钢厂专用线工地拆桥、架桥。这是一座上世纪50年代修建的桥,已到报废时间。我们的工作就是先把旧桥梁拆除,保留桥墩,然后在墩上重新架设新梁。该桥7孔,工期一个星期。如果提前一天,奖励100万;如果推迟一天,罚款100万。这次工期非常紧张,我们只能提前,不能推后,这是死命令。为了抢进度,大家官兵一致,不分白天黑夜奋战在桥上。饿了,吃点盒饭;渴了,喝点矿泉水;困了,就到桥头的小屋里睡一觉。那座小屋里堆放了很多稻草,人可以钻进稻草里睡,非常温暖和舒服。对于几天不下工地,累得快趴下的人来说,小屋的稻草绝对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好的席梦思。整整一个星期,我们硬是没下工地,所有的睡眠,全是在那间稻草屋里完成的。很多年后,我还非常怀念那小屋,那稻草。

红烧肉

红烧肉,是现在很多美女们避之不及的。但我不怕,总喜欢吃。曾经有一次,我们六人一口气吃了两大盘,让在一旁的领导心里酸酸的。那是一段非常艰辛的日子。当时我在位于赣粤边境的深山沟里施工。这里有座著名的大桥—黄沙尾特大桥。这座桥不长,但很高,足足76米,是京九铁路上最高的桥。我们就住在桥下的村子里。这里山高沟深,交通非常不方便。出山的路是一条土便道,晴天还可以勉强通车,雨天那是绝对通不了车的。因地处偏远,食品奇缺,我们平时的蔬菜肉食全从山外运进来。有一次连续下雨半个月,车进不来,我们只能天天吃咸菜度日,连新鲜蔬菜都很少。加上这里不通电,照明全是煤油灯。我们在深山沟里度过了20多天的艰苦日子。后来天晴了,领导为我们送来了急需的食品,出去时把我们带到了山外,狠狠地犒赏了我们一回。我们也不客气,六个小伙子把两大盘红烧肉吃了个底朝天。

生命,总是在痛苦和磨难中茁壮;思想,总是在苦难和失意中成熟;意志,总是在残酷和无情中坚强。每当我回忆往事,总对那些曾经的艰难困苦心存感激,有人说:“人不吃苦是长不大的。”我深以为然!

文章录入:luhui      责任编辑:魏开世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