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史志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忆 慈 母

发布日期:2015-04-07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清明的雨落了,
有时慢慢悠悠,
有时急急嘶嘶。
和着风,
他在述说,
述说我可爱的母亲。
 
这十年来,
我无时无刻,
不想起您那苍白的面颊
和轻抚着我年少脸庞的手儿,
 
呵!我亲爱的母亲!
为了留住你渐渐消逝的身影,
我想每天晚上都无端如梦,
只为了梦中您的只言片语。
 
呵!我亲爱的母亲!
多年以来,那件毛衣还是在箱子里,
我不敢去穿,
更不谈去洗。
这衣服里,
满是你的气息啊!
这一针一针缀起来的衣服,
这是一颗心。
您的心永远留在这里。
 
当我去看你,
冰冷的石碑上只是留着一些只言片语,
向这个世界告诉您曾近存在过。
这对我,
是多么无尽的残忍。
是多么无尽的思念。
 
曾经小小的跌倒让我痛苦,
而今,长久的跪立我也不敢,也一声不吭的在哪儿,
我亲爱的母亲,
我长久的凝望您的照片,
纵然我心底的呐喊响彻云霄,
纵然我无声的呼唤可以穿透那一尺见方的盒子,
可我怎敢去讨扰您清幽的梦。
 
春天它又一次来了,
植被的新绿和花儿的芬芳。
而我,在此刻只想在听您呼唤一声我的小名。
恍惚中,我的妈妈啊!
您来了,
我好像回到最早的时候,
那个您曾今一次又一次,
骑着那陈旧的自行车,
载我去上学的早上。
 (周光萍)
文章录入:任薇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