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小说 > 正文

如果你遇见一条叫旺仔的狗

发布日期:2013-08-25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徐子有恐狗症,这点是我们周围所有人都知道的。比男同有恐女症更严重的是他不能靠近狗,一靠近狗就哆嗦。我们都笑他没出息,一看见狗就变孙子,大老远就绕道走。

可就这么个孙子他竟然加入了流浪狗收容协会,见人就一根烟一杯水的当上了副会长。天天在网转发布各种微博来寻求好心人收留流浪狗。什么“狗狗是人类最好的盆友”“义犬跳入冰水为救主”“某狗守护主人坟墓8年如一日”......

每次有人打来电话他就宣扬养狗的各种好处,就好像只要养条狗在家就能抗震抗癌防辐射,一口气上八楼都不费劲似的,恨不得把狗皮都给吹破了。每当他这么跟人巴拉巴拉的时候,我和陈东就跟看邪教徒似的看着他。因此陈东认为他肯定参加过传销组织,没次我们月末没钱买余粮时他都会为要不要报案拿奖励而苦恼。而之所以没报案并不是以为他良心发现而是我俩讨论半天发现那怂孙子就算参加了传销组织估计混个小头目都够呛,这么考虑的话估计有没有奖励都不一定,于是作罢。

虽然他每次在人家咨询的时候都激动的唾沫横飞,但纠结的是每当有人决定要领养时他立马就翻脸,对对方各种质问并为狗狗索要各种保证。就好像人家不是来领养狗而是来抢她闺女似的。因而多数人都会被他这种泼妇行径吓跑。

我和陈东一度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一次终于有个人没被他吓跑并约定第二天来领狗,于是这孙子就以庆祝为借口拉着陈东跑到我家来蹭饭。酒足饭饱后陈东问他为什么每次人家决定领养的时候他都那副德行。他沉默了一会说,其实我也养过一条狗。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我和陈东就跟看外星人似的看着他,陈东说,你开什么玩笑?你曾经养过狗?你怎么不说萨达姆曾经是奥巴马的小情人呢。

徐子从桌子下面摸了瓶啤酒用牙咬开后喝了一口才接着说到,是啊,我以前养过一条狗。那时候我还在念大学。有一次深夜里从网吧回寝室,路过学校的小树林时一团黑影突然窜出来,吓了我一跳。昏黄暗沉的路灯下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一团,又没声没息的,我开始还以为是只猫呢,走进了才发现是一直小狗。我没管它,路过它继续走。走着走着我发现它还在我身后,我往前走,它也跟着走。我还在琢磨着什么时候我的魅力这么大了,狗都被迷倒了的时候,它冲着我手里的肉串叫唤了两声。我瞬间明白了。

我扔了一串给它,它停下来吃了。然后又跟了上来。我又扔了一串给它,走了几步发现它还是在我后面。我就瞎想着我这遇见的该不会是小狼吧?这附近可没有草垛子让我躲啊,它咬我怎么办。

我停下来把肉串都扔给它,等它吃完了,拍拍手示意我这回真的没有了。然后再不管它,一边玩手机一边往宿舍走。等我进了宿舍楼正在上楼时我才注意到它竟然跟上来了。我估计这狗可能是学校里的某个女生养的,如果我收留它指不定还能勾搭到一个妹子,于是就把它带回了寝室。

第二天醒来后想想收留它的期间也不能狗啊狗啊地叫它,在排除了大黄、小黑和翠花之类的俗名后我决定叫它旺仔。

我说你记住啊,你主人没来领你之前你就叫旺仔。它傲娇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大摇大摆地衔了我的一只鞋子到墙角玩去了。

它每天跟着我,我上课的时候它在我桌底下趴着,我打球的时候它围着篮球场跑圈。我和女朋友在小树林约会它就在外围把风,我失恋时它不吭声地蹲在我旁边。我觉得特感动,躺在地上张开双臂准备给它一个拥抱,它瞅着我吭哧了一声,从我脸上踏了过去。

就这样一直到毕业都没能等到它原来的主人。毕业了打算回家找工作,遥远的路途带一只狗实在不方便。于是和一个本地的同学商量把旺仔送给他养。

回家前几天我把旺仔带到同学家,然后偷偷溜走了。第二天同学给我打电话说旺仔跑了。我一听急了准备出去找,打开门发现它就趴在门口。它看见我打开门一下子就扑到了我身上,平时的傲娇一点也找不到了。

我犹豫了,想着要不把它带回家吧。直到同学的电话再次打来问我找到没,我下意思的说找到了,一会给你送过去。话都说出去了也不好改口,于是我带着旺仔再次来到同学家,它始终紧跟着我。临走的时候我走一步它跟一步,我停下来对它说,旺仔啊,我要走了,不方便带着你你留在这里好不好。

它围着我不停地转圈,不肯留下。

我有点着急,于是加重语气说,回去,听见没。

它把头偏向一边仍是不肯。

同学过来抱住它,我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往外跑。我跑到他家楼下时还能听见旺仔的叫声。

我怕自己心软,于是收拾了东西当天晚上就坐车回了家。回到家后我也没敢给同学打电话问旺仔的情况。半个月后由于要返校办一项证明,于是顺道去了同学家。

可是到他家后我却没看见旺仔,我问他旺仔呢?他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不知道。我急了,我说我把狗交到你手里,你现在说你不知道它在哪,你开什么玩笑。

他说,这也不能怪我,你走后喂它什么它都不吃,没几天就瘦了一圈。后来趁着我开门的时候跑出去了,我追它结果没追上。

我说,那你怎么不和我说啊?他说,你都回家了,说了有什么用。

我有点懵了,我回到学校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它。我到宿舍楼下问宿管有没有看见旺仔。她说,前几天还看见呢,这两天就没有看见了。你怎么没把它带回家啊?我看它瘦的都不成样了,腿一瘸一拐的。

我张张口却再说不出话。我感觉嗓子里好像堵了什么东西在里面,卡的我难受极了。我在学校里一圈一圈地找,我喊,旺仔你出来啊,我们回家吧。我喊到嗓子疼,却再也没有一团黑色的影子扑过来。

后来呢?我问徐子。他喝完最后一口,把瓶子一扔说,哪有什么后来。再也没有后来了。说着又从桌地下摸了一瓶酒。

他一直喝,直到喝的迷迷糊糊的。我听见他断断续续地说,他妈的要是没有后来就好了......后来......后来啊死了啊。话还没说完眼圈就红了。

我和陈东都沉默了。

每个人都会为他所做的选择得到或失去什么,没有经历过的人或许无法理解这种感觉。由起点出发,翻过高山,游过流水。清晨的露珠沾染上发梢,在阳光下晶莹闪耀。你选择错了一条路,于是还没抵达终点时黄昏的余辉便笼罩在你身上。

你不能感同身受是因为你的生命里还没有出现那条叫旺仔的狗。

如果,你曾遇见那条叫旺仔的狗。(李悦)

文章录入:李悦      责任编辑:李悦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