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小说 > 正文

毕业证

发布日期:2013-05-28 来源:《铁道建设》报
分享到:

■小说/○春晓

上大学期间我从没挂过科,很顺利地毕了业并参加工作,先是修建淮南线、京九铁路,后来参加建设秦沈客运专线、石武线等铁路,连公司总工都说我是修铁路的“老油条”了。但近来,我却老做回母校听课以获取本科毕业证的梦。

这不,说着说着它又来了。

还是原来住的宿舍。刚放下行李,就接到一个电话,翻开手机盖一看,是我下铺同学的女朋友打来的,说是要给我送饺子。我心想,坏了,她给我送饺子,那她人高马大的男朋友还不把我当烧鸡给撕着吃了!

正要回话拒绝她,有人敲门,进来的正是这位叫魏华的女同学,手里捧着一个过去乘绿皮火车常见的那种铝质饭盒,里面装满热气腾腾的饺子。我到校本来就晚了,连课本都没领,马上就要去上课了,我心里那个急呀,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叫她把饭盒放到桌子上,依然趴在上铺上自顾自地把钢笔啊听课本啊往书包里塞。

上课的铃声响了,喜欢跳舞的王宇催促我快走,出门时我问他:“听课的教室不是全打乱了吗,我们班的教室在哪里?”他指着前面一排排的房屋说:“你顺着这个坡下去,一二三四,第五排就是。”说完就把宿舍的门关上了。

“把我支出来了,你却逃课,等我回来,说不定饺子全进了你的肚子里。”我这样想着,走进了一个教室。

沿途明明全是青砖瓦房,如同山西的乔家大院,进去后才发觉,就是我们工地用夹芯板搭建的那种临时房屋,面积大过一个足球场,四面有窗,灯火通明。地面被划线分割成若干方块,每个方块里就是一个班,同学们席地而坐听老师讲课。瞅瞅第一个方块,里面有我认识的,但却是甲班。再往里走,对了,这是我们乙班,就找个空位坐下。左顾右盼之际,发现有同学拿着《对外交往与礼仪礼节教程》的书,于是便知道了这节课的内容,掏出一本写信用的方格稿纸仔细地记笔记。突然,讲台上热闹起来,这才发觉老师还带来了时装模特儿,让同学们走上讲台与模特儿互动,练习化妆、打领带、带项链。

看到台上的男同学与女模特儿亲密接触,一位男同学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即席吟诵道:“才子习礼仪,佳人来相助。面对酥胸与素手,心里直发怵。”我扭头望去,那人正是给我送饺子的女同学的男朋友王芝茂。

我旁边的余炳河平时就爱开玩笑,他听后举手纠正:“后面两句应该是‘看到台下老婆在,吓得尿湿裤。’”

讲台上的老师也不理会他俩,当即大声宣布:“今天谁上了讲台,谁的这门课就算过了,我当场就发毕业证。”这是什么混帐逻辑?可我也顾不了许多,站起来就冲向讲台。

这时候,讲台变成了一个高耸入云的桥墩,而我则站在桥墩上指挥架桥机把一片900吨重的箱梁往桥墩上落。北风呼号,大雪纷飞,把只穿了一件汗衫的我冻得瑟瑟发抖,连哨子都吹不响,只听耳边妻子在埋怨:“什么毕业证,睡觉还发神经,那么大的被子都被你快蹬到床下了!”

已经醒了的我,把头埋进她重新盖好的被子里,只是偷偷地笑。

文章录入:luhui      责任编辑:春晓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