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小说 > 正文

铜铃记

——断弦临春琴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3-12-06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断弦临春琴的故事

文/ 尹暄(五公司)

红绳系铜铃,一响彻千年。

曾经有一对金红绳的虎头铃铛,一正一反化法阴阳,坠于四月同生之地镇妖塔两角。

风过之时,铃声清脆却深幽,令闻者心生安宁。镇妖塔外虽无声,塔内众妖却皆能听到。

有一古国废城断弦临春琴化为精怪,祸害众生,在九百年修行时,被仙家熙和筝打入镇妖塔以慢慢化尽元神,终将灰飞烟灭。

精怪儒雅,从来笑如春风,铜铃响时,常立于窗阶遥望故城。

三百年后临春琴共邀扇精逃出镇妖塔,扇子精耗五十年为临春琴盗得虎头阴铃。

临春使铃唤故城百鬼夜出,以千人亡魂聚昔日琴师之形。

仙家怒,使熙和筝镇妖临春琴不敌,将败之时,扇精以镇妖塔阳铃聚日月之气伤熙和。

临春脱困,扇精为妖身却强使虎头阳铃耗尽元神,不复存在。

临春琴自锁五识以原形悲鸣于长安各乐坊数百年。

“临春,若我们能出去,你要去哪?”

“古国。”

“待在那种断墙草堆里面有什么意思,我带你去长安吧?”

“古国有幽兰”

“长安也有卖的。”

“临春,那可好玩了,你知道歌舞吗?我找个人帮你续上你断掉的琴弦吧?”

“不用。”

“你看你的原形多难看啊。”

“……你不懂,世间的琴,弦满才能有妙音,我以断弦奏出妙音,不是更加不同?”

“啊?你是不是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啊?跟我说,我帮你医一医”。

“得了吧,药蒲扇精。”

“哇哈哈,真的逃出来了,小琴你怎么弄的?”

“用声音改阵法的方向。”

“蒲扇,塔破,铃的法力都去镇妖了,你趁这五十年想办法帮我取塔上的虎头阴铃。”

“……要五十年耶……我还要去长安吃着馄饨看歌舞呢。”

五十年,琴精手持镇妖塔阴铃再次四方作孽,法力大增又更加狡黠,众仙家怒。

复五十年,琴精集千人魂魄逆天而行,过九天雷劫,活一人之亡魂。

古国琴师幽兰。

“我一直等着你帮我续此弦。”

“你是我丢弃的作品。我既亲手断了你的弦,便不会再帮你续上。”

“可你曾经在古国最高的乐典上,说我是你此生最高的成就。”

“你曾经是,而我一生最好的作品是熙和。”

“我比他的音色还要好,我比他还能表达出你所传递的感情,人们更喜欢我。我是最好的琴,可你为什么如此待我!”

“是,不可否认你样样强于他。可是临春,你总是拼尽全力甚至以使人痴迷为目的,你奏出来的乐美若仙音,却使人迷茫眷恋深陷其中长达数月数年,你想凡人流传你的美名于是不顾是否会伤害到他们,只这一点你便永远不及熙和。”

千年之前,古国琴师幽兰出旷世筝,起名旷世意在骄傲,只因当时幽兰自认旷世筝一出,天下再没有乐师可以说自己会造琴。后来幽兰常在古国皇城飞仙台奏乐,闻者止步为琴声心醉不已。此后三年,幽兰使旷世筝伤百姓而不知,自此听旷世筝一曲胜于一切,战事,瘟疫,天灾,人祸,人间的喜怒哀乐乃至生死皆在闻筝之下。古国衰败于都城,幽兰顿悟,泪断旷世筝,更名临春琴,置于高阁。又造熙和筝,曲虽不及临春猛烈,却若暖阳映入心中,使人心神开明终归平静。幽兰百年之后,熙和筝看尽山海变迁,世间变幻,衰败兴亡,五百年后修行成仙。而临春琴则深怨于废都九百余年幻化为妖。

临春倾毕生之力奏绝世乐曲,出最美音色,为的也不过就是世人仰慕,为的也不过就是千年之前,幽兰琴师的一句毕生至高,举世无双。然而千年沉寂,千年孤怨,如今竟亲口听得幽兰说自己不及熙和,临春一时心如刀绞。

“我自成琴,莫不以令你骄傲为荣,每一个音节都务求做到最好,然而你竟然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太过痴妄,太过自私?我不顾古都天下?”

“是的。我举个例子吧,临春,你是怎么得的镇妖塔阴铃?若是你自己得的,绝不可能如此完好无损地站在我面前,你使了妖术让他人为你不是么?”

“我没有用妖术,别人自愿的。”

“可你在乎么?”

“我只在乎你。”

“可是临春,我早已不在乎你。”

此后临春隐居古国,熙和筝寻至,本想拿回阴铃,且放临春一条生路。可是临春琴告之,琴师幽兰的元神被阴铃打散,早已灰飞烟灭。熙和琴心痛难当,于是对临春痛下杀手。然而临春琴终究优于熙和,当初不敌只是妖与仙的法力差距太大,才至于被压在镇妖塔下,临春对于熙和是一直不服的。如今临春有了镇妖塔阴铃,自是不怕熙和,况且临春天资本身就优于熙和,所以屡占上风。

然而当临春结法印重伤熙和后,熙和竟奏起旷世筝当年初现飞仙台时的乐曲,临春泪如雨下、心神大乱,熙和重创临春,眼看要将临春魂魄打散。

此时天空传来一阵铃声,顿时阴铃大振,临春感到由天地间传来一种无穷无尽的法力,他挥掌向熙和,熙和竟被一掌至死。而后天降大雨,九天之雷滚滚而至,欲灭祸世逆天之妖。

临春琴笑而不抗拒,心甘赴死,却被扇子精持阳铃顶下前三重。

后不忍扇子精死于自己的惩戒,于是持阴铃共渡雷劫。

劫度九重,双铃认主,三界震惊。

“扇子啊,你其实脑子不好使吧?”

“别那么恶毒,陪我去长安吧。这回有了阴阳双铃,你跑哪儿,我都能找到你了”。“临春,以后咱们就是三界无敌的阴阳双煞了。”

“谁要跟你一起双傻啊。没事顶别人的天雷有意思么?我主人说的对啊,你是有多傻,我让你偷铃铛你就去偷,现在晚了吧,看给雷劈的一头的毛都没有了。”

“我是蒲扇又不是羽扇,要屁的毛儿。而且你要是死了,我一个人多没劲,留着你,时不时还能给爷弹个曲儿。”

“我没有弦儿。”

“我给你续上呗。”

“以后吧。”

“得嘞。”

“这是风车,这是糖人,这是糖葫芦,这是桂花糕,这是杏仁儿酥。吃你也吃了,玩儿你也玩儿了,来,琴儿,告诉你家扇爷,有什么感想?”

“……除了风车都是甜的?”

“……”

“这是手镯,这是头钗,这是佩剑,这是玉环,这是荷包,买你也买了,戴你也戴了,来,告诉扇子爷,这些都是做什么的?”

“凡人戴在身上。”

“对!!你还有点常识么。”

“那是的,当年我在宫廷,什么材质的法器没见过?”

“法器?”

“怎么?”

……

“小扇?”

……

“别叫我,我怕我给你跪下。”

“这是醉花,这是柳月,这是心蓝,这是绛儿。你看你酒也喝了,人也搂了,来,告诉你家扇子爷,你有什么感想?”

“刚才那个曲儿破了好几个音,不标准。”

“擦!叫你听曲儿,叫你看姑娘呢?看姑娘!对姑娘的感想!”

“都……挺香的……”

“然后呢?你难道不觉得他们混可爱么??”

“我觉得你挺可爱的。”

“唔~好吧,恩……”

“呵呵。”

“……”

“呵呵呵”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临!春!你个妖孽!!!”

“扇子。”

“啥?”

“我变成原形了啊。”

“哎呀,好大的琴!!!还有金条儿,还有玉石,哦哦哦哦,发达了。”

“……”

“你是楠木的吧?”

“桐木。”

“哎,梧桐木啊,我还是看金子好了。噌噌,这品相,就是梧桐也能卖个好价钱”

“……哎哎,不要变回来啊!!”

“……”

“想不想续弦了?你以为我整天带一破琴在身边在妖界很有面子啊?变回去,变回去。”

“……”

……

“修好了,真漂亮。”

“噌噌,这音色实在是太好听,不愧是天下第一。”

“……谢谢。”

“不客气。临春啊,你这石头是祖母绿吧,看着浑身上下环着一股子的流光?”

“我们在长安安了家,家里有大房子是临春变的呀,家里的假山也是临春变的呀,家里的小桥和池塘是临春移来的呀,满墙都是他自己画的画啊,最惨的是满院的牡丹花,真真可怜了洛阳的哪位大户人家,我替我内人对不起你啊。”

“滚”

“唱完就滚!家中内琴名叫临春儿,买东西从来舍不得使点花钱儿啊,诶诶呀。”

“……”

“诶??要不你变成原形,我站菜市口把你卖了吧,你一千年古董,卖个便宜价你再跑回来,以后不愁钱花。”

“啊~!不要拿雷砸我……”

“临春诶,临春?”

“打坐呢。”

“陪我逛街。”

“不去。”

“哎呦,那我自己去了啊?”

“恩,早点回来。”

“都二十多年了,你以后记得把自己变老点儿,别吓着邻居啊。”

“我不经常出门不用变,你自己记着变就好了。”

“好,变老点。嘿嘿,要是能和临春你一起变老就好了。”

“我们是妖。”

“要是能和临春你一起变老就好了。”

“好,要变老也早着呢。”

“哎,你就运你的小周天吧,等你运到七百,我就回家了。哈哈哈”

结果扇子精自此没有回来。

阴阳双铃认主后二十四年,扇子精出门逛街。从早到晚,而后是第二个日升与西沉。临春琴运行完了一千九百个小周天,扇子精还是没有回来。

于是临春出门找,找遍了大街小巷。最后摇起了阴铃。

长安的一个小巷子里,一个乞丐拿着一把系着铜铃的破蒲扇躺在太阳底下。

忽然一个身影挡在他面前。

那人一把夺过自己的扇子,那扇子是蒲草扇子早开了很多岔,煽起来还露着风。可他一把夺过,仿佛不相信一样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像看一个不认识的人。

乞丐记得那个面若冠玉的富贵人表情木然地看向他,问他在哪捡到的。他只好说,是在长安街道上捡来的。那人拎着他,非要让他指出捡到的地方,他怎么敢不从。

“哎哎,你知道吗?咱长安昨天出妖精了?”

“诶,就在东街,我昨个亲眼看见一个人跪在门口哭呢。”

“怎么啦?”

“他个那哭,哭得老吓人了,哭着哭着院墙就没了,假山也没了,最后整个房子都变没有啦,一个院子都是枯萎的牡丹花。大家都说,这是妖精用障眼法罩了房子,把进去住的人都吃空了咧。听说活生生的一个大活人,白天坐在那里,笑着笑着就变成了一把蒲扇呢。”

“你咋知道你又没看见。”

“白天我看见那确实有人坐在那笑啊。”

“人怎么能变成蒲扇呢。一定是法术呢。”

“哎,其实这都没什么,最难过的是那门前哭的人,哭得那叫一个可怜哟!昨天我在那边看,看着看着,不知道怎么了,我都跟着掉眼泪了呢。”

“是啊是啊,我也哭了呢,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人哭,自己也会掉眼泪呢。”

“谁说不是。”

那一天,扇子精走出了家门,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晒着太阳,笑眯眯地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小声的开始唱自己编的歌儿:“我们在长安安了家,家里有大房子是临春变的呀,家里的假山也是临春变的呀,家里的小桥和池塘是临春移来的呀,满墙都是他自己画的画啊,最惨的是满院的牡丹花,真真可怜了洛阳的哪位大户人家,我替我内人对不起你啊,家中内琴名叫临春儿,买东西从来舍不得使点花钱儿呀,可是谁叫这张琴,是我最最爱的临春呀。”

是我……最最爱的临春啊……

二百二十年前,扇子精站在镇妖塔上,嘴里涌着血看着面前的虎头阴铃。阴铃灵神对它说:“你花了五十年的时间,受日夜刀剐之苦来我面前,我信你意念执着。故我只警告你一句话。若你取下我,而我们彼此之间法力无法融合,你必死当场,而我重归塔角,毫发不伤,你还是要取?”“是。”

七十年前,扇子精站在锁妖塔另一侧,用比百年前更悲凉决绝地表情面向阳铃,他说:“临春夺千人魂魄,逆天而行,反转生死,必将有难,我不得不来此一行。”阳铃的灵神一声叹息。“取我不及阴铃,我是浩气之铃,不管我们能否融合,你以妖身用铃,必活不过十年。”

扇子精坐在门口笑,二十年了,赚了啊。本想找个地方偷偷的变成扇子的,但是怎么知道走得出这个家门,走不下这台阶啊,真是多一步都不愿意再离开了。于是就干脆坐下开始唱歌,唱着我最最爱的临春啊。“要是能和临春你一起变老就好了。”

“要是能和扇子你一起变老就好了。”

临春琴站在长安乐坊前。如果有来生,你是不是还会抱着一碗馄饨跑来这里听歌。当初你让我在这奏给你听,我不肯,因为没有好的乐师,便失了身份。其实我一直在怨幽兰,她在极盛之时塑了性格刚烈的我,那时她少年得志,身处皇庭,是世间第一的琴师,在她极盛之时塑了我,在她大彻大悟之时,塑了熙和。

现在我知道我错了,幽兰一直没有大彻大悟过,她的一生至死都是极其傲慢的,只是不同的是熙和,因为我只能表达出幽兰的全部骄傲与绚丽的人生。放大她的感情,无论对错。而熙和则能将幽兰的戾气消融,幻化出安暖祥和的旋律。熙和是感激的,无论别人给予了什么,他都感激自己能成为一架琴,为自己能谱出一段美丽的曲子而心存感激。而扇子对我也是如此,无论我是否给予了什么,扇子一直是笑着的。

“你们看,好漂亮的古琴!!”

“天啊!!!”

“谁丢的,不可能吧。”

“这难道是老天送给我们乐坊的?”

“实在是太漂亮了。通体的流光,简直是神琴。”

此后百年,临春琴一直被长安这家乐坊视为镇坊之宝。每月一奏,闻者心中安暖,默默流泪,不少人听闻此琴之声顿悟回首,才看清身边值得珍惜的一切。

人们曾说,有时夜半琴会自鸣不息,闻者断肠,或有时看到有一人立于琴阁,风姿举世无双。

很多很多年后,有一十五六岁的孩子,端了一碗馄饨,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趴在乐坊的墙头,默默看着临春琴。

半响,他喊:“临春!!!”

“绷——”的一声,琴弦便断了。
 

文章录入:luhui      责任编辑:尹暄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