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小说 > 正文

擒 贼

发布日期:2013-05-28 来源:企业文化网
分享到:

■怪诞小说/○春晓

我胧记得,事情发生在2月31日。这日子,有点不可思议。

就在前一天,我那在皖赣铁路二线改建工地的儿子打电话说,作为对他春节期间在工地坚持工作的奖励,项目部领导特意给他放假,让他回来与“准妻子”拍婚纱照。儿子还说,领导动员他按计划“五一”结婚,但最好参加由单位筹办的“工地集体婚礼”,我当即赞成,连说了七八个“好”,并准备亲自开车去车站接他。

我的这部汽车可不是一般的汽车。近两年我们这个地方的治安状况很让人头痛,偷盗现象严重,弄得人心惶惶。这不,前几天老陈家就差点被偷,说是凌晨有个小偷顺着下水管爬到了他家四楼,想从无烟灶台的窗户进去盗窃,没成想那无烟灶台是老陈自己动手砌的“豆腐渣”,整体垮塌,结果连人掉了下去,被“120”送到了医院,现在床边还有警察守着,等他醒来做笔录呢。

我也是受害者,刚买三年不到的燃油电动车,中午放在家门口就被盗走了。我去公安机关报案,公安人员说,现在丢辆电动车就像过去丢辆自行车,没有多大的破案价值,你回家等消息吧。从此以后,就没有下文。

还是儿子心疼我,说是“现在有种方向盘可以摘掉的防盗汽车,不开车时,你就把方向盘摘掉带回家”。我问他价格,他说不贵,还给我账上打了8万元。这不,我已经用了将近一年了,一直都安全无虞。

一大早起来,我抓起车钥匙,提起方向盘,系着扣子走出了家门。

我哼着豫剧现代戏《李双双》里“我这走哇过了一洼那个又一洼呀,走一洼呀啊啊,嗯啊哎嗨哎嗨哎嗨哎,这个又一洼呀啊,嗯啊哎呀哈嗨哎嗨嗨”的唱段,朝车库的方向走去。太阳还没有出来,天空蔚蓝,周边漂浮着丝丝白云,就像湛蓝的大海和金沙环绕的海岸线。一架喷气式飞机从高空飞过,两道尾气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飞机渐行渐远,弧线也渐渐散开……

仰头正看得痴迷,脚下突然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这才发现到了一扇门前。探头向里望去,只见几个当年与我一同下乡的知青、现已内退的哥儿们围在一个火炉前,边吃着烤得半生不熟的豌豆边打牌,再往里就是生产队的马车棚。

“唉哟”,我一拍脑袋退了出来,叹道:“唉,我怎么就忘了呢,这早先的简易车库早就搬了啊。”

过了一个修理厂,我就看到了自己的爱车,车库里还有点暗,但我的车子里却亮着灯光,走近了才发现车里有两个人,手里像是拿着改锥、刀具。

“不好,有人偷我的车!”我没敢大喝一声,只是心里这么想着,怕的是他们狗急跳墙伤人。

我靠近车子后悄悄进了驾驶室,只见他们已经把车子里的仪器仪表拆得七零八落,看到我手里的方向盘就伸手过来抢夺。为了稳住他们,我没有与他们争执,而是一边趁其安装的时候与他们聊天周旋,以此麻痹他们,一边掏出手机拨打“110”。

电话打通了,可是没人接,我心里那个急呀。一个小偷发现了,举起扳手威胁:“你敢报警,我就打死你!”

这时从车后座伸出一个头,我一看是我儿子,他手里亮出一副手铐:“住手,我在这里潜伏多时了!”

我心里一惊:“儿子,你啥时回来了,还当了公安?”

这一惊,我醒了,原来是做了一个梦。摸摸头上,咦,还有冷汗呢。

文章录入:luhui      责任编辑:春晓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