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网首页|新闻|宣教|文化|文学|摄影|文明|多媒体|年鉴
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登录|注册
站群:
工会网 |电视新闻中心 |《铁道建设》报 |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文明网 |南京分公司 |电气化公司 |装饰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轨公司 |物资公司 |机电公司 |钢结构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当前位置:文学 > 小说 > 正文

洛吉探路

发布日期:2014-01-21 来源:《铁道建设》报
分享到:

■筑路人故事/○胡海东

洛吉位于香格里拉东北约90公里的深山丛林之间,海拔约1980至2100米之间。冬天的洛吉寒风凛冽,伴随着金沙江支流潺潺的流水声,这个冬似乎更冷了些,这儿的山更静了些。

为了生产的需要,项目部经周密计划,组织了6名专业人员沿着金沙江支流前往峡谷探路。

早上约9点,我们一行人备好必需品驱车前往峡谷。沿途透过车上的玻璃窗,只见笔直的悬崖下是时缓时急的江流;遥看树木荆棘郁郁葱葱、硕大的石头向车后快速移去。驱车没多久、前方显然没有能行车的路了,我们得徒步前行了。

依然最为惬意的是潺潺的江水击打悬崖峭壁的声音,沿着竹斜石碎树倾的羊肠小道,扒开挡路的枝枝叶叶,我们开始前行了。冬季的深山里固然少了些绿色生命的迹象,干枯的枝叶还是配衬着四季常青的松树,它们一起点缀着山的巍峨和峡谷的不可逾越。数不清有几个回合是低头弯腰的挪着步子前行,绕过了下车时看到的那座山,就连所谓的羊肠小道也没有了。横七竖八的、散松的竹子被杂零地抛向峡谷一侧,这应该就是以往的路了,我心里面暗自为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惊叹。

一阵阵气势如虹的声音钻入了我们的耳朵,我们抬头望去,就在不远的前方,只见飞溅的浪花从硕大的石头上和石缝中倾泄而下,高差足有百八十米。“这块石头不稳。小心!”项目经理王静边挪动着步子边扭过头来,不断叮嘱着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人,“前面的这个坡比较陡,走的时候把距离拉开一点,上面的石头滚下来会砸着人,一定要慢点。”“哗啦啦……”一阵飞沙走石,几个人都驻足观望,许久才听见石落水中“嗵”的一声。只见走在最前面的邹正家连着鞋袜裤管一起“噗嗤”一下子钻进了河里。这一片,河道宽,水流比较缓,我们陆续脱了鞋袜也迈向河里,一股冰凉瞬间从脚上直往心里钻,脚底板的磕碰,水流的刺冷,刚下水还就是冰凉,到河中间开始有些冷得发麻,快到对岸边的时候就直接是疼。那个锥心刺骨的冷和疼,恨不得立马把脚放进火盆里。用裤管擦拭着冰冷的脚,哆哆嗦嗦地把鞋袜穿上,原地蹦了几下。“给!拿着!”每个人手里都攥着看似再香不过的馒头、鸡蛋、橘子,正急忙地往嘴里塞,心里已经把这餐当成是儿时的野炊了。随之,有人发表些感叹,并说下次再来的时候带什么什么的。焦黄的烤馒头和弥漫着香气儿的海带丝,吃得确实是香。把火扑灭,收拾完歇息的地方,我们又行路了。

沿着脚下细腻的细沙夹杂着磨得精光的石头,顺着江流的方向,前面是笔直的山,下面是墨绿的水。只是相间矗立足足有7至8方左右的大石头,且表面光滑不易从上面踩过。这次我们没有脱鞋袜、怕硌脚,直接蹿到除了冰凉剩下的还是冰凉的水中。我们分组手挽着手,抵御急促江流所带来的风险。我们越是往下游走,水流得越是急促,原计划要到还没有通电的爪子村,因为江流太急,就让已渡江的两名同伴沿着上游的路回到江流这头。孰料,越近上水越深,他俩欲强渡,然水流急得超过了设想,已经快到了江中央了,进退两难,多亏他俩从江边捡来大树枝,好歹能把急促的江水缓一下。这时,其中一个脚底板一滑,“噗嗤”一下,整个上半身落入水中。还好,他俩离得很近,另一位连忙一伸手就把落水的同伴给拉到江中耸立的石头上。就这样,他俩手挽手,总算是回来了,告诉大家:“回去吧!水太急,过不去了!”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许是鞋湿的缘故吧,总觉来的路比去的路还要艰难。快到半路时都觉口渴,我没顾忌那么多,连喝了好几口江水,感觉和我老家的水一样甘甜。返回的路上,王静看上去非常累,我就在他前前后后地帮把手。记得来的时候路上没那么多竹子啊!现在横七竖八的。“等一下,我把这根竹子拿掉……”哎吆!一阵疼痛。我一看,手指已经被鲜血染成红色的了,我匆忙拿出背包里的“创可贴”把伤口封住。峰回路转,我们的车就在前方了,等我到车旁时,他们已经在车上等我了。

回去的路上又掀起一阵尘埃。

“下次什么时候去,记得叫上我!”有人打趣道。

文章录入:Luhui      责任编辑:胡海东
姚李论坛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